“港獨”入刑 這個規矩必須立起來

77

前天晚上,島上推送了關於香港高校“民主牆”上的“港獨”海報遭手撕事件,網路上傳播也很廣,相信大家已經不陌生。這幾天,這一事件不斷發酵,越來越多的內地人用標語、表情包進行反擊,把事件又推向一個小高潮。

但冷靜下來思考,這種反擊雖然解氣,終歸無法給“港獨”致命一擊。法治是香港社會的基石,也一直是港人引以為榮的一大特色。那我們今天不如就“以彼之道,還之彼身”,就從法律的角度,來分析,為什麼“港獨”站不住腳,怎樣靠法律手段,制裁“港獨”。

思潮

仔細回顧一下歷史,“港獨”的根基並不穩。

在2014年非法“占中”發生之前,香港還基本沒有“港獨”的聲音。在非法“占中”前成立的傳統反對派政治團體,與冒起於“占中”的本土激進分離勢力,最大的區別在於前者奉行“戀殖”“抗中”,而後者奉行“自決”、“港獨”。

雖然“港獨”最近聲勢囂張,但毫無疑問,主張“港獨”的人在香港是極少數。從現實情況來看,“港獨”也絕無可能實現,所以從這個角度,“港獨”就是個偽命題。但就“思潮和活動”的角度,“港獨”卻是個真命題。

任何事物的產生和發展,背後都有深刻的社會歷史根源。“港獨”思想今天會在香港高校中流竄,也是多種因素合力的結果。一方面,2015年香港政改被否,年輕人的訴求找不到宣洩口,很大程度上給了外部勢力以可趁之機。當然,更深刻的原因還在於香港的貧富分化加劇,根據彭博社資料,香港十大富豪家族的財富相當於香港GDP的35%,房價高企,年輕人上升空間有限等結構性矛盾,都為負面情緒提供了土壤。

此次“港獨”海報風波中,香港高校的學生會幹部們頗為搶鏡。實際上,港英政府正是利用學生會系統控制大學生,不但從法律上規定了學聯(香港專上學生聯合會)讓各大校長都“怕它三分”的地位,也保證其有充足資金策劃各類行動。這也是香港高校的學生會今天對“港獨”表現出明顯支持傾向的原因之一。

  遮羞

但我們為什麼說,“港獨”份子其實外強中乾?因為“港獨”是違法的,這一點包括“港獨”分子在內的絕大多數人都心知肚明。

香港《基本法》第一章第一條開宗明義:“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

非法“占中”學生領袖、“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前陣子赴台跟“台獨”交流時,辯稱自己並不主張“港獨”,這顯然是因為他也意識到,公開“港獨”主張有法律風險。

而此次貼“港獨”海報的香港學生,遭到指責時第一反應往往是搬出“言論自由”的救兵。這說明,他們也知道主張“港獨”不能明火執仗,必須得托庇于“言論自由”這塊“萬能擋箭牌”。

此前,香港大學《學苑》雜誌刊登“港獨”文章,遭到特區政府質疑時,也是以“侵犯學術自由、言論自由”回擊。

問題是,如果實施“港獨”是違法的,那麼宣揚、鼓吹、煽動“港獨”,難道不是實施動作的一部分嗎?莫非用“言論自由”這塊遮羞布一擋,違法就能變成合法?

顯然,香港社會當下亟需厘清,“港獨”和“言論自由”究竟是什麼關係。

  禁忌

在某些人的語境中,“言論自由”似乎是電腦遊戲中的“無敵大招”,只要一開啟,就能免疫一切攻擊。殊不知,自由也是有邊界的。

實際上,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有其違憲違法的禁忌,從不存在絕對的、不用負責任的言論自由。禁忌可以源自憲政精神,也可以來自歷史教訓、文明觀念。

比如,德國不能宣揚納粹,美國不能宣揚種族主義。就在上月,兩名中國遊客在德國柏林國會外做出納粹敬禮手勢互相拍照,被警方拘捕,兩人涉嫌使用違反德國憲法的非法組織象徵,面臨刑事調查,一經定罪可被罰款或最高監禁3年。在美國,鼓吹分裂聯邦的言論,可能觸犯法律而被判刑。

一些言論自由的邊界,是在司法實踐中逐步確立的。1979年,西德聯邦法院的一項判決首次嚴格界定“言論自由”原則,其中宣傳納粹思想被視為“言論自由”的例外事項。1985年4月,西德議會通過一項決議,將否定迫害猶太人的行為判定為對猶太人的侵害,並給予法律懲處。1994年5月,德國聯邦議會加重“煽動罪”定罪程度,凡在公開場合宣傳、不承認或者淡化納粹屠殺猶太人的人,最高將面臨5年監禁。

德國最警惕和反感納粹,是源自歷史的慘痛教訓。而中國近代史最大的痛,則是列強入侵和國土分裂。維護國家統一、主權完整是國家的根本利益所在,是所有中國人的共識,意圖分裂國家言行,同樣會觸及中國人的心理禁區。從這一角度,香港通過法律將“港獨”列為禁忌,跟德國將納粹列為禁忌有同樣的合理性。

法治

香港適用的是判例法,目前尚沒有給“港獨”言行入刑的先例。如果按照香港現有的法律,並非沒有給“港獨”入刑的可能性。

但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明確要求特區政府自行立法制止分裂國家、製造判亂的行為,而即便是二十三條仍未轉化為本地法律,但並不意味著對“港獨”言行“束手無策”,聽之任之。

例如,香港《公安條例》第三條便規定了警方如合理地相信展示“任何旗幟、條幅或其他徽號,相當可能會導致或引致破壞社會安寧”,便可禁止在公眾聚集中展示這些物品,甚至沒收這些物品;而任何人在警方禁止下仍堅持展示任何旗幟、條幅或其他徽號即屬犯罪,最高監禁兩年。

毋庸置疑,香港是尊重言論自由的地方,《國際人權公約》的所有條文早已收納於《香港人權法案條例》,成為香港法律一部分。但條例下第16條清楚訂明言論自由可因應“國家安全或社會秩序”透過法例“予以限制”。

香港特區政府有義務維護《基本法》和香港法治。對於校園內懸掛張貼“港獨”宣傳品,香港警務處處長近日回應表示,“港獨”違反《基本法》,如有人進行違反香港法律的行為,警方會嚴正執法。

香港高校內當然可以談“港獨”這一話題,但應該是通過教學和討論,讓學生明白“港獨”的違法本質和其危害性,而絕不應允許有人公開宣揚“港獨”思想,為“港獨”鼓與呼。

防微

“港獨”對香港有百害而無一利,也是香港必須對“港獨”防微杜漸的重要理由。

近期“港獨”言論接二連三出臺,言行之囂張令人側目。當中既有鼓吹在2047年“使香港成為獨立主權國家”的赤裸裸分裂國家的言論,亦有“去中國化”式的顯性“港獨論述”,更有一幫別有用心的極端分子,在社交網路層面以近乎“洗腦”的方式去向青年人散播“港獨”主張。

而且,“港獨”言論早已不是單純的“學術探討”,而是有著實際的組織、政綱、人員去操作落實。“旺角暴亂”事件中出現的極端口號,正是“港獨”言論的產物。試想如果不是近年來“港獨”言論的散播、對青年的荼毒,旺角暴亂事件會發生嗎?

香港下一代正身受其害。一些政治學生希望借推動“港獨”火中取栗,獲取政治利益和西方勢力的扶持,更多普通學生莫名其妙地做了炮灰和馬前卒,背上司法案底。更深遠的影響是,若這一代香港年輕人的國族認同出現問題,不但他們未來的生活會平添痛苦,香港與內地的隔閡也將進一步加深。

“港獨”損害國家的主權和安全,損害香港的繁榮穩定,也損害香港市民的根本利益。不管“港獨”分子的主觀意圖能不能得逞,都不應姑息養奸,只要他們實施了違反法律的行為,造成了社會危害,就應該予採取法律手段予以懲戒制止。

文/黑白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