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内地學生狂吼「支那人」的這種意識是道德上的嚴重缺陷

379

 

作者: 黃國樑

港獨的一些行為與策略,似乎是台獨的專業授課形成的,對著大陸內地的學生狂吼「支那人」滾回支那,或人在香港就得講廣東話,完全是台獨用模子印出來的翻版。

我不免好奇,罵對岸的人是支那人,真的就獲得了高貴與尊寵的感覺嗎?

這種將自己從支那人區分出來的意識是如何形成的?我的意思是,如果認定對方是支那人,卻能完全忽略自己的父祖其實一毫不差地就是他自己所定義的支那人,卻又渾然不覺自己即是支那人,或起碼是支那人之後裔,那種莫名所以的自豪感究竟是如何產生的?

就是靠著一種先行者的意識嗎?靠著先行接觸了西方,接觸了東洋,受了西方與東洋思想或文化的洗禮,即使其實是一種強制性的灌輸與內殖,亦是一種先行開化的優秀族類的感覺嗎?

這分明就是一種落後的意識不是嗎?仰仗某個強者的聲威,並將自我催眠成就是那個強者,然後開始凌掠與貶抑自己的同族、同類,這不就是典型的買辦意識嗎?

這種意識是道德上的嚴重缺陷,它首先恨惡自己的出身,鄙夷與否棄自己所脫源的那個文化與血胤,並強烈地尋求另一種新的認同,原因在於,它以為自己的種源是一種落後與尻恥,但這種姿態實是十分可悲的。

其次,它以對同一族類的否定,作為自己上升的憑藉,作為一種繳付給強權的渡資。它以為在政治或文化上,完成了新的品類與族群的建構,就真正地躍升成為與它攀慕的對象齊肩的群體。

其三,它欠缺對於尚處於弱勢或頹圯的同族的愛,寧可自己達到上升的境界,卻不願伸以援手加以提攜,反而將其無情地踐踏與蹂躪,甚至希望這些猶在患溺之中的同族,永遠處於那種不幸與悲哀之中。

更何況,眼前的先進其實是靠著一種歷史的悲劇而來的,與自己的努力並不十分相干,卻又忝不知恥地將那些悲劇當成自己身世的某種華袞,豈不更是一種臭不可聞的醜惡靈魂。

我相信,這樣的落後的買辦者的狡獪與卑鄙,是一種難以救贖的惡行,將在身後遭到得最嚴厲的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