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客島:項俊波落馬!別急,好戲還在後頭

103

2017年,金融反腐大年!

4月9日,保監會主席項俊波被查,掀起了第一個小高潮。當晚,中國政府網發佈總理李克強3月21日在國務院第五次廉政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人民日報》今天亦整版刊登。總理在講話中嚴厲批評“個別監管人員監守自盜、與金融大鱷內外勾結”,這或許是個巧合,但亦可解讀為一種巧妙的暗示——好戲還在後頭。

看戲

好戲不怕多看一遍。

3月28日在湖南衛視開播的《人民的名義》堪稱現象級反腐大戲。在十九大召開之前,最高檢推出這樣一部劇,讓熟諳中國政治生態的人們咂摸得津津有味。項俊波的落馬成為最新、最生動的注腳。

從越戰老兵到北大才子,再到審計英雄,然後是金融高管,最終成為“一行三會”誕生以來首位被調查的掌門人,項俊波的履歷簡直就是從侯亮平到祁同偉的完美現實版。難怪《人民的名義》編劇周梅森卻說,現實永遠比電視更有想像力。

近年來,這樣的大戲在項俊波監管的保險行業頻頻上演。2013年底,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副總經理戴春甯;2015年底,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首席審計官馬侖;今年1月,中國人保集團總裁王銀成等人陸續被帶走……

中國農業銀行也是重災區。原來與項俊波搭班子的農行前副董事長兼行長張雲留黨察看,董事兼常務副行長楊琨已身陷囹圄。

股市的腐敗讓億萬股民咬牙切齒。

2015年,股災爆發,中國股民平均損失超過40萬元,“國家隊”入場救市。當時,中信證券是“國家隊”主力隊員。無數股民引頸以盼“國家隊”能拯救自己於水火之中,然而,誰也不曾料到,不少機構明面上打著“國家隊”的大旗,私底下卻先救自身被套的資金,還幹著高拋低吸的勾當。超乎散戶們想像的是,此後披露的事實表明,以中信證券原總經理程博明為首的部分高管團隊與“私募一哥”徐翔狼狽為奸。更讓人大跌眼鏡的是,負責救市的證監會副主席姚剛、主席助理張育軍竟然是幕後的“育良書記”,更有監管處長、發行處長、發審委員、投資者保護局局長、稽查總隊副隊長前“腐”後繼。

面對金融腐敗,李克強總理怒斥,“對個別監管人員和公司高管監守自盜、與金融大鱷內外勾結等非法行為,必須依法嚴厲懲處、以儆效尤”。

據說,項俊波落馬的原因之一就是在其掌舵農業銀行時曾幫助已逃亡海外的“大鱷”郭文貴獲取32億元貸款。從國家安全部原副部長馬建、河北省原政法委書記張越到項俊波,這兩年,郭文貴就像個瘟神,誰沾上誰倒楣。又據說,郭文貴之外,還有不少大鱷已被套上籠頭。

這一幕接一幕的大戲,始於2014年掀起的金融反腐風暴。當年3月,中央紀委啟動新一輪機構調整,第四監察室負責聯繫金融單位。2015年,中央第三輪巡視對包括一行三會、深交所、上交所、人保、信保等31家單位專項巡視。於是,潛伏深水中的一條條大魚紛紛落網。

功過

電視劇裡,祁同偉孤鷹嶺血戰毒販,讓人何等敬佩,其最後在孤鷹嶺飲彈自盡又讓人不勝唏噓。歷史上,汪精衛當年刺殺滿清重臣時曾慷慨賦詩:“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不料晚年墮落成被人唾棄的漢奸。不禁讓人想起那首著名的翻案詩,“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偽複誰知?”

如果不出事,今年60歲的項俊波給了自己編了一台完美的劇本。

自2011年其主政保監會,客觀來講,項俊波的貢獻也當得上其自詡的“中國最大的保險推銷員”稱號。根據保監會公佈的資料,2016年保險業資產總量15.12萬億元,較2011年的6.01萬億元增長250%。此間,各種創新也噴湧而出,尤以互聯網保險引人注目。2016年新增互聯網保險保單61.65億件,占全部新增保單件數的64.59%。

《中國經濟週刊》報導,項俊波的監管思路以2014年為分水嶺,在此之前,以防控風險為主,多次出重拳整頓市場;此後則演變為鼓勵創新、突破發展為主,“放開前端”的做法更像是打開了潘朵拉盒子。從2014年至2016年,我國新增的保險類公司激增200多家,吸引了大量資本進入保險業,成就了保險業的輝煌。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野蠻生長的保險業卻忘記了“保險姓保”,依靠廉價獲得的巨額資金,再配上平均8倍左右的杠杆,像抽水機一樣抽走市面上的各路資金,崛起為令市場矚目的兇猛力量。此後,寶能系與萬科上演股權爭鬥全武行,血洗南玻A,覬覦格力電器,直至個別險資變身證監會主席劉士余怒對的“野蠻人、害人精”,成為眾矢之的。

項俊波個人的蛻變只是小事,高杠杆的保險資金脫實入虛,甚至威脅實體經濟,這才犯了大事。2016年5月9日,“權威人士”現身《人民日報》時說過,高杠杆是“原罪”,是金融高風險的源頭,在高杠杆背景下,匯市、股市、債市、樓市、銀行信貸風險等都會上升,處理不好,小事會變成大事。

風險

市場是配置資源的決定性力量,金融則是市場的心臟。金融去杠杆,嚴防金融脫實入虛,站在這個角度,才能透透地弄清楚金融反腐背後的深意,才能把最近發生的一系列大事情看清楚。

從2008年至今,我國廣義貨幣供應量M2增加了100多萬億,大量資金在金融體系內空轉,左沖右突的巨量資金造成的後果就是股市震盪、債市震盪、房地產泡沫不斷膨脹。更糟糕的是,不少研究發現,我國金融資源配置效率也顯著惡化,甚至被浪費掉了,“金融不支援實體”的現象越來越嚴重,金融腐敗分子可以說是推波助瀾。

這一趨勢必須逆轉。2016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定調“三去一降一補”,高層也一再強調金融要為實體經濟服務,以金融去杠杆帶動實體去杠杆,把資金從金融體系內趕到實體經濟中去,各種措施相繼落地。

2015年股災至今,股市高杠杆得以控制。

2016年底到今年初,險資的兇猛勢頭被按了下去。

對瘋狂的房地產,2017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定調“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一個“炒”字道破了房地產的金融屬性。如果一家規模數億元的製造企業辛辛苦苦幹一年,還不如北上廣深賣套房賺得多,誰還會願意幹實業?正因如此,2017年伊始,房地產調控不斷加碼。4月10日,國土資源部放出消息:不動產登記今年年底全國聯網。這意味著,房地產稅有了基礎資料支撐。

4月初,雄安新區橫空出世,各路炒房團聞風而動,然而,《中國經濟週刊》記者第一時間實地調查與多方獲得的消息已表明,曾經的炒房思路在“千年大計”的雄安新區已經沒有市場。

此外,在其他金融領域,去杠杆也在次第展開。

要實現金融去杠杆,要防控金融風險,就必須把金融反腐推向深水區。這一點,在姚剛、張育軍、程博明等腐敗案對救市的影響中已展現得淋漓盡致。

2017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著力振興實體經濟,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決心處置一批風險點,著力防控資產泡沫,提高和改進監管能力,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

隨著項俊波的落馬,市場對“提高和改進監管能力”的新金融監管架構也有了更多的想像。

有個消息值得解讀,4月7日,銀監會主席助理楊家才在銀監會《關於提升銀行業服務實體經濟質效的指導意見》新聞發佈會上表示,銀監會主動參與、自覺服從服務於監管協調,把部委的監管政策規制置於國家大政方針部署之下。

打掃乾淨屋子再請客,在中央強力的金融反腐風暴下,一個新的金融監管時代將要到來。

文/若溪

延伸閱讀: 大陸保監會主席項俊波涉嫌嚴重違紀被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