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AIT 台湾终于有人不卑躬屈膝

30

国民党籍台中市长卢秀燕当地时间12月16日与美国在台协会(AIT)台北办事处长郦英杰(Brent Christensen)会面,卢秀燕在公开场合“为民请命”,指站在台中市民角度,希望暂缓含莱克多巴胺(俗称“瘦肉精”,台媒称为“莱剂”)美国猪肉进口,又不怀好意的说台湾的食品安全法律非常严格,法令规定肉品必须“零检出”云云,演变成AIT认为被“突袭”会后发出措辞强硬声明,呼吁台湾政治人物勿传播“不实讯息”,并以“负责任的态度、科学的证据”来应对“莱剂美猪”议题,以避免引发人民无谓焦虑。

瘦肉精莱剂美猪叩关台湾后,是否要强制标示商品“含莱剂”成为台湾社会关注的焦点。

卢秀燕的“突袭”引发AIT不快是必然的,绿营政治人物一方面批评卢秀燕让郦英杰感觉被突袭“不符外交礼节”、一方面暗自开心国民党“反美”标签因此贴得更牢,却闪避为AIT变相声称“莱剂安全”的声明背书;对许多非绿营支持者或单纯不希望“莱剂美猪”于市面流通的台湾人来说,卢秀燕当着郦英杰面前直接说出台湾人民的“不吐不快”,用台湾政坛的“常用语”来说,更像是“面对AIT,终于有人不卑躬屈膝”。

台湾或有人说,卢秀燕仅当着郦英杰的面前直接表明“台中人不欢迎莱剂美猪”就赢得“不卑躬屈膝”美名,未免“过誉”了,可悲的是,至少在马英九两任及蔡英文至今的总统任期,AIT仅以一代表美国在台的“民间单位”,为争取含莱剂美猪、美牛输入台湾,多次使用“如果没有开放XX,就没有XX”语法,“胁迫、欺骗”得逞。

例如2012年3月,当时的AIT台北处长司徒文(William Stanton)就曾公开表示“没有开放美牛,就没有台美贸易暨投资架构协议(TIFA)”,结果当时的民进党主席苏贞昌带领民进党在台湾立法院、街头进行“反毒牛”抗争,马英九好不容易运用国会多数优势终于开放30月龄以上美牛进口后,终于迎来2013年到2017年台美TIFA复开,但未达成台湾人最希望的“投资保障”及“避免双重课税”等实质协议。

2018年之后(含当年)台美TIFA又“因故”停开至今,直到2020年1月,AIT主席莫健(James Moriarty)受访表示“希望能在美猪、美牛议题看到进展”,之后台湾内部就开始有“没有开放莱剂美猪,就没有TIFA”的耳语,甚至还加码到“开放莱剂,就有BTA(台美双边贸易协议)”直到美国总统当选拜登(Joe Biden)日前接受专访,言明将任内将专注内政,暂不与外国签订任何经贸协议,才戳破了“台美BTA”的美梦泡泡。

虽然美国答应的BTA已经没有了,蔡英文答应开放的“莱剂美猪”还是得开放,甚至台湾经济部长王美花(2016年台美TIFA台方代表)还要帮拜登说话,要求台湾人民要“将心比心”,不客气的说“卑躬屈膝,莫此为甚”。

因为“基期”过低,“期望值”自然也无法太高,卢秀燕在这种情形下“突袭”AIT被笔者称之为“不卑躬屈膝”是否“过誉”,当然可受公评。

比起评价卢秀燕是否“不卑躬屈膝”,更值得讨论的是她为何要“突袭”AIT。首要当是民气可用,在光天白日下把话讲明好过在密室、黑箱中,被仅具“民间身分”的郦英杰以“美国代理人”身份放狠话、施压,甚至要求她撤回台中市“莱剂零检出”单行法规罚则的修正草案,对她本人竞选2022年台中市长连任大大有伤。

其次,卢秀燕当然要考虑AIT“逆袭”的威力。幸好,有了苏贞昌、蔡英文于2012年到2016年,在野时带领民进党在台湾立法院、街头“反毒牛、反毒猪”的“威力示范”,当时也受到AIT关切,也被贴上“反美”标签,,但民进党执政后还是能创造“台美关系史上最佳”,卢秀燕只不过是不带激情的“以法论法”、“为民请命”,因此推估“无可畏惧”,应该也在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