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競選搭檔為何是賀錦麗?

25


《澳大利亞人報》網站8月12日發表題為《選擇賀錦麗對喬·拜登來講最為穩妥,且對唐納德·特朗普不利》的文章,編譯如下:

  喬·拜登選擇賀錦麗做競選搭檔和副總統人選,走這條路不僅最為穩妥,也會增加唐納德·特朗普贏得11月大選的難度。

  在入圍的大約6名女性中,這位加利福尼亞州聯邦參議員從某種程度上講最有資格擔任這一角色。

  與其他副總統人選不同,賀錦麗是一位來自大州的聯邦參議員,她在立法及治安等領域擁有豐富經驗,她本人也沒有甚麼短板。

  雖然現年55歲的賀錦麗當前以改革派形象示人,但她比伯尼·桑德斯所代表的那幫民主黨民粹主義狂熱分子要溫和得多。

  即便如此,特朗普競選團隊還是推出了一則競選廣告,將賀錦麗描繪成「激進左翼」分子和騙子。

  但很多自由派民主黨人都不待見賀錦麗,因為曾任加州總檢察長的賀錦麗有著「警察頭子」的名號,他們認為她在治安問題上過於強硬。

  選戰期間,這種對待刑事犯罪態度強硬的過往記錄對這對民主黨公推候選人有利——而非有害,因為特朗普已承諾要把治安問題作為中心議題,並把民主黨人描繪成在犯罪和反警察問題上態度軟弱的人。

  賀錦麗是牙買加裔和印度裔移民的女兒,十分上鏡的她擔任過檢察官,其強勢審訊風格讓她在全美家喻戶曉。

  但賀錦麗這次需要加強自控力。賀錦麗曾角逐過民主黨公推候選人名單但以失敗收場,她當時發出的混亂資訊未能實現突破,她也提前退出了競選。

  賀錦麗在那次競選中失勢的原因是,她先是支持全民醫保,而後又態度大反轉,選民們琢磨不透她真正擁護的是甚麼。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她唯一一次短暫獲得競選優勢是因為她在辯論臺上抨擊拜登的一項政策,她當時的民調因此有所上升。

  但賀錦麗如今讓拜登得到了他想要的東西,即在拜登尋求確保其政黨所追求的多樣性之際,賀錦麗提供了一個年輕得多的黑人女性形象。

  拜登陣營希望,任命賀錦麗有助於鼓勵黑人和女性選民踴躍參與投票,而特朗普當前很難吸引這兩個群體的選民。

  但任命一位來自加利福尼亞州的自由派黑人聯邦參議員,可能不會在中西部搖擺州的男性白人工薪階層中引起同樣強烈的共鳴,這個選民群體曾在2016年放棄民主黨轉而支持特朗普。

  賀錦麗嫁給了加州某公司的一名法律顧問,育有兩名繼子女。她在職業生涯中一直避免持爭議或極端立場。

  這無疑讓她相比拜登認真考慮過的其他人選更有優勢。

  拜登認真考慮過的人選包括曾任奧巴馬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的蘇珊·賴斯,那位非洲裔美國人曾與拜登在白宮共事過。雖然拜登與賴斯關系密切,但她從未競選過公職,此外,賴斯就班加西襲擊事件多有草率言論,那會給特朗普陣營提供很多口實。

  拜登考慮過的人選還有現年71歲的伊麗莎白·沃倫,但沃倫無法與拜登形成代際反差,她堅定的左翼反商業立場也會讓她容易受到攻擊。

  還有一位人選是加利福尼亞州非洲裔女聯邦眾議員卡倫·巴斯。她在立法領域成績斐然,但有多個明顯短板,如她曾支持科學論教會。

  總而言之,賀錦麗相比其競爭對手是理想得多的競選搭檔人選,拜登選她可謂明智之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