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譴責「國內恐怖行徑」:「我將部署美軍,迅速為他們解決問題」

44

非裔男子之死造成全美激憤。特朗普說話了,他批評州長們太軟弱,認為「必須逮捕民眾」,還說如果拒絕採取行動,「我將部署美軍,迅速為他們解決問題。」

美國非裔男子佛洛伊德遭警方壓頸致死引發各地連日抗議,甚至出現暴力情事,周一,唐納德·特朗普總統今天譴責這是「國內恐怖行徑」,並呼籲各州長部署足夠的國民兵,否則他會派出軍隊。

華府部分紀念碑和財產遭受破壞,警方難以驅離抗議民眾。特朗普今天說:「這個城市昨夜發生的情況簡直丟人現眼。就在我們說話的當下,我將派出數以千計全副武裝的士兵、軍事人員及執法人員制止騷亂、搶劫、破壞、襲擊和肆意破壞財產。」

紐約:紐約警察局正襲擊巴克萊中心的抗議者。

紐約突發:紐約警察局正襲擊巴克萊中心的抗議者。BREAKING NOW – NEW YORK: Protesters at Barclays Center are being assaulted by NYPD.

中華微視发布于 2020年5月29日周五

他稱暴力抗議為「國內恐怖行為」,執法部門將其「控制在街頭」以平息。他宣稱自己是「你們的法律和秩序總統」,他發誓如果大規糢的暴力不被鎮壓,他將用軍隊恢複秩序。

特朗普說:「如果一個城市或州拒絕採取必要行動來保護其居民的生命和財產,我將部署美國軍隊,為他們迅速解決問題。」
頭頂上不斷傳來直升機葉片的轟鳴聲,附近的拉斐特公園(Lafayette Park)接連傳來爆炸聲,特朗普宣布自己是「所有和平抗議者的盟友」。

白宮門外的和平抗議者用催淚瓦斯、手榴彈和橡皮子彈驅散。顯然,這一切都是為了讓特朗普能夠參觀附近的一座教堂。

但是在他講話的時候,警察用橡皮子彈、催淚瓦斯和閃光彈把和平的抗議者緊急驅散在白宮門外。有人看到幾名抗議者往他們的眼睛裡潑水,以緩解毒氣的刺痛。
後來,特朗普穿過公園來到聖約翰聖公會教堂(St.John『s Episcopal Church),這是美國總統在一個多世紀以來一直使用的禮拜場所,周日晚上的抗議活動部分燒毀了這座教堂。
「我們有世界上最偉大的國家,」特朗普在教堂前說,他手裡拿著一本「聖經」,身邊有助手,包括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賴恩(Robert O『Brien)、司法部長比爾·巴爾(Bill Barr)、高級顧問兼女婿賈裡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參謀長馬克·梅多斯(Mark Meadws)、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Mark Esper)和新聞 
在回到白宮之前,他在被木板封住的大樓裡獃了幾分鐘。

在特朗普發表演講之前,一群人聚集在白宮大門外,趕在下午7點之前。華盛頓市長下令實施的宵禁措施,包括教堂附近。
在特朗普發表講話之前,看到一支龐大的軍車車隊駛過白宮大樓,駛向賓夕法尼亞大道。
特朗普在玫瑰園表示,他致力於維護法律和調動軍事資源,以結束全國範圍內的搶劫。
特朗普說:「作為總統,我的第一項也是最高的職責是保衞我們偉大的國家和美國人民。」「我發誓要維護我們國家的法律,這正是我要做的。」
路透社報導,特朗普今天在白宮玫瑰花園發言時,電視直播畫面顯示,警方發射催淚瓦斯,試圖驅離白宮對街的拉法葉公園(Lafayette Park)示威群眾。
令人震驚的是,特朗普表示,他將利用自己的全部總統特權–包括威脅援引一項早在1807年就很少使用的法律–來確保暴力抗議活動的結束,宣布他將部署「成千上萬全副武裝的士兵、軍事人員和執法人員」,以恢複秩序。
特朗普說正義將被伸張喬治·弗洛伊德這名手無寸鐵的黑人男子是在一名白人警察被捕時跪在脖子上而死的。他說,他和其他許多美國人一樣,通過錄像顯示了這一事件,「理所當然地感到惡心和厭惡」。
在特朗普周一晚上露面之前,他的顧問們就如何以及是否應該應對已經蔓延到數十個城市的抗議活動展開了激烈的辯論。
特朗普本人也被報道說他躲在一個地下掩體裡而感到憤怒。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周一,他對助手們說,他希望在白宮大門外被人看到,這也是促使他決定在聖約翰教堂(St.John『s Church)上演這張照片的原因之一。
周五晚上,隨著抗議活動在白宮大樓外爆發,特朗普及其家人被緊急送往白宮建築群的地下掩體。特朗普在周日沒有露面,周一大部分時間都是關著門的–甚至連他的盟友也擔心他在國家危機時刻缺席。
奧巴馬的許多傳統捍衞者–從競選捐贈者到國會共和黨人,到保守派媒體的一些人–私下抱怨說,特朗普允許幾天過去,但沒有向全國發表講話,也沒有發出任何正式的團結呼籲。
最近幾天,一些外部盟友向白宮伸出援助之手,要求總統露面,讓他面對一場他主要關註的危機。緊閉的門或他的地下掩體.
一位主要的競選捐助方擔心,在一個历史性的暴力和痛苦周末,特朗普的缺席可能會給他的連任帶來損失。
越來越多的國會共和黨人,甚至特朗普的盟友也私下表示,使用嚴厲策略壓制抗議活動的「封頂」推文無助於局勢的發展。南卡羅萊納州共和黨參議員蒂姆·斯科特(Tim Scott)在「福克斯周日新聞」(Fox News Sday)節目中表示,他上周末曾與特朗普談論過他的煽動性推文,他稱這「沒有建設性」。
上周末,一些助手試圖說服特朗普不要使用暴力言論,因為特朗普在Twitter上寫道,「搶劫開始時,槍殺案就開始了」,這樣的警告語可能會加劇本已易燃的局面,不會出現在總統面前。
白宮一名高級助手表示,應對各自城市和州的破壞事件,州長和市長應該是回應者–特朗普至少部分贊同這一觀點。特朗普花了幾天時間,針對地方領導人打電話給國民警衞隊(National Guard),或者打擊暴力行為不夠積極,花了好幾天時間。
在周一早上與州長的激烈電話中特朗普把解決國家危機的責任推給了州長,並說他們中的一些人到目前為止在他們的反應中顯得「軟弱」。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上周末,白宮其他官員反對像橢圓形辦公室(Oval Office)這樣的正式講話,因為他們擔心,這樣的講話可能「加劇局勢,而不是讓局勢變得更好」。
一位官員表示,在助手們就如何以及是否應對這一局面展開辯論之際,特朗普在暴力言論和更為謹慎的語氣之間的反反複複,已在討論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一些顧問想知道,一次呼籲冷靜的總統演講,是否會很快被特朗普自己的升級和煽動傾向所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