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作「港版國安法」草案說明 林郑再表态

1306

北京時間5月22日,中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王晨介紹被外界稱為「港版國安法」的草案內容,包括中共維護國家安全的有關機關,根據需要在香港特區建立機構,依法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相關職責。香港特區政府網站刊登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的聲明,表示支持。當日晚間,林鄭月娥率全體司局長及行政會議成員會見媒體,表示「有關立法工作既有必要性,也有緊迫性。」

中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王晨介紹被外界稱為「港版國安法」的草案內容

5月22日,中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王晨介紹被外界稱為「港版國安法」的草案內容,當日晚間,林鄭月娥率全體司局長及行政會議成員會見媒體,表示「有關立法工作既有必要性,也有緊迫性。」

中華微視发布于 2020年5月22日周五

林鄭月娥表示,國家安全是每個國家、每個地方的頭等大事,也是市民安居樂業的基礎,香港特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是隸屬於中央人民政府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的地方行政區域,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是香港特區需履行的憲制責任,也關乎全體香港市民的切身利益。

林鄭月娥提到,過去一年,香港出現了越來越明顯的危害國家安全的風險,有組織鼓吹「香港獨立」,煽動示威人士,他們公然侮辱和焚燒國旗、污損國徽,大肆詆毀「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破壞中央和特區的關系,更公然乞求外國幹預香港事務,挑戰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的權威,嚴重觸碰「一國」底線。

在2019年7月21日的反修例示威中,香港中聯辦大樓懸掛的中國國徽遭示威者投擲黑色油漆玷污。
林鄭月娥相信,特區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難以在一段可見的時間內,自行完成有關維護國家安全的立法工作。全國人大作為國家最高的權力機關,在這個時候主動出手,從國家層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既有必要性,也有緊迫性。對此,特區政府全力支持。

在全國人大會議上審議的決定草案,針對四類活動或行為,分別是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外國及境外勢力幹預香港特區事務的活動。

林鄭月娥認為,應該正面看待此次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立法工作,並強調有關立法工作不會影嚮「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在香港的實施;不會改變香港實行的資本主義和法律制度,以及外國投資者在港得到依法保護的利益;不會影嚮香港居民依法享有的各項權利和自由。

對於中國人大決定設立並審議上述草案的決定,中國三大涉港機構均表態支持。

中國港澳辦發言人稱,人大此舉十分及時,十分必要,十分重要,將為「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築牢制度根基。

同日,中國外交部駐香港特派員公署發言人亦就「港版國安法」發表談話,指這是堵塞香港國安漏洞、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的必要之舉。

緊隨其後,香港中聯辦發言人亦發表談話,稱「港版國安法」是堵塞國安漏洞的必要之舉,體現中央維護國安的堅強意志和堅定決心,體現對香港整體利益和港人根本福祉的堅決維護和最大關愛。

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王晨表示,由於反中亂港及外部敵對力幹擾,《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自2003年受挫以來,法例在香港被別有用心的人污名、妖魔化,有被長期擱置風險。

王晨指,「一國兩制」在香港實踐過程中遇到新情況,出現新風險、新挑戰,香港的國家安全風險日益突出,特別2019年修例風波以來,反中亂港勢力主張獨立,公然污損中國國旗和國徽,圍攻中央駐港機構,暴力對抗警方執法,癱瘓政府立法會。

他指出,近年來外部勢力為香港反中亂港勢力撐腰打氣,有關行為嚴重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危害國家主權,因此必須採取有力措施,防範制止和懲治。

他表示「港版國安法」草案內容明確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應當建立健全維護國家安全的機制、機構和執行機制,以及明確規定行政長官,應就特區履行維護國家安全職責,開展國家安全推廣教育,依法禁止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等情況,定期向中央政府提交報告。

新華社21日晚間發布評論《「港獨」偽命題悖逆國家和香港利益絕不可能得逞》稱:香港的經濟地位和地理位置,決定了其不可能脫離國家而單獨生存與發展。

文章稱,這是貫徹落實憲法、基本法有關維護國家安全的規定和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決策部署的必然需要,是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和保持香港繁榮穩定的必要之舉。只有國家安全、香港安寧,廣大香港市民才能安居樂業,香港才能繁榮發展。

文章指出,「港獨」是完全悖逆現實的虛假命題,絕無實現的可能。但是,2019年6月修例風波以來,在外部勢力深度插手下,反中亂港勢力、激進分離勢力不惜犧牲廣大香港市民的根本利益,公然鼓吹「香港獨立」、「自決」、「公投」、「光複香港」等主張,其目的就是破壞「一國兩制」、損害香港的繁榮穩定,癱瘓特區政府,進而奪取特區管治權,將香港變成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進而達到分裂顛覆國家、遏制中國發展的目的。中央政府絕不可能坐視不管。

學者劉春興表示,「修例風波」持續已近一年,「暴力」「恐怖」背後,本質上是一場有組織的香港版「顏色革命」。香港極端分子從投擲水瓶、磚頭,逐步升級為制作炸彈、散播「殺警指南」、傷害無辜市民,其惡行已遠遠越過「街頭暴力」範疇。尤其是反對派喪心病狂地企圖通過「社會攬炒」「經濟攬炒」「政治攬炒」,影嚮民生、搞垮經濟、癱瘓立法,最終達到推翻特區政府、奪取香港管治權、實現分裂國家和顛覆國家政權的罪惡目的,嚴重威脅著香港公共安全和國家主權安全。

他說,長期以來,香港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處於「不設防」狀態,在維護國家安全的機構設定、力量配備、執法權力配置等方面存在明顯的「短板」,補齊這個「短板」已刻不容緩。

創業百年、毀業旦夕。香港曾享盡安全穩定、文明法治紅利,現下陷入混亂失序、暴力肆虐泥淖,經濟大滑坡隨之而來。最近,香港痛失保持了25年的全球最自由經濟體地位,本地GDP出現十年來首次負增長,失業率也創下近十年新高,拉動香港經濟增長的出口、消費、投資開支「三駕馬車」已接近「死火」。極端暴力分子通過恐怖主義行為制造了香港最慘痛的历史時刻,極大地挫傷了本地及外界對香港的信心,造成的嚴重損害和惡劣影嚮難以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