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称欧洲正悄悄在中美间选边站 结果出人意料

1200

2019年3月26日,默克尔、容克、马克龙、习近平在法国巴黎会晤。这是中欧领导人2019年一次重要的外交互动。中欧领导人此次会晤引起国际媒体瞩目。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统计系统发布的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数据显示,截至5月19日17时32分,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为1,524,156例,死亡91,661例。过去24小时,美国新增确诊19,770例,新增死亡1,467例。

2019年3月2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巴黎同法国总统马克龙一道出席中法全球治理论坛闭幕式。德国总理默克尔、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应邀出席。图为习近平、马克龙、容克在爱丽舍宫举行记者会。

美媒称,欧洲多国民调显示,欧洲人对美国在抗击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中的表现感到失望,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中国比美国更重要。这对华盛顿是一个警醒,美国正在失去欧洲。

2019年3月2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巴黎同法国总统马克龙一道出席中法全球治理论坛闭幕式。德国总理默克尔、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应邀出席。
 
2019年3月2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巴黎同出席中法全球治理论坛闭幕式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举行会晤。

德国科尔伯基金会(Körber Foundation)5月18日公布一项调查结果,在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美国在德国人中的形象大跌,中国则大升,尤其是德国年轻一代的“中国粉丝”越来越多。

调查显示,在美国和中国哪个更重要这个问题上,德国人的意见分歧几乎是均等的,37%的德国人选择美国,36%的德国人选择中国。

这与科尔伯基金会在2019年9月进行的上一次调查相比,代表着一个重大转变。当时,德国人认为美国比中国更重要的人多26%,选择中国的为24%,而选择美国的多达50%。

调查中,在18岁至34岁的德国受访者中,46%的人认为与中国保持密切联系很重要,而选择美国的人只有35%。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5月19日刊登题为《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后的冷战中,美国将失去欧洲》的评论文章称,在美国与中国日益增长的对抗中,欧洲正开始选边站,但并不是美国。

《外交政策》评论称,科尔伯基金会的调查结果是最新的证据,结果是令人震惊的,应该给华盛顿那些认为美国正在领导着一个生机勃勃反华阵线的人一个警醒。

文章称,世界正在改变。我们可能正处于一个亚洲世纪的开端。德国和欧洲其他国家的政界人士看到地缘政治的弧线正在移动,这影响了他们的判断。

德国与欧洲其他国家的人看到中国在疫情初期可能在掩盖疫情,但随后成功在国内遏制住了病毒的蔓延,而且中国经济可能会更快地反弹。

而相比之下,美国看上去却是一片混乱,虽然疫情已造成9.1万名美国人死亡,但美国政客们仍无法抛弃党派之争而团结起来。

他们看到的是一个在最需要他们的时候回避科学,并拒绝全球合作的政府。他们看到是一个为了成功连任,准备对美中关系采取焦土政策的政府。

在经历了几十年的小政府之后,美国人似乎完全没有做好应对危机的准备。美国对新冠肺炎疫情做出的反应,加剧了德国与其他欧洲国家的疑虑。

除德国外,其他主要欧洲国家的调查也反映了大体一致的状况。英国外交政策组织(British Foreign Policy Group)本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28%的英国人表示,他们相信美国会在世界上采取负责任的行动,这一比例自1月份下降了13个百分点。此前最为信任美国的保守派选民现在对美国最为失望。

伊佛普研究所(Ifop)组织本月对法国人进行了一项调查,询问哪些国家最适合应对未来几十年的挑战,仅仅有微不足道的3%的受访者选择了美国。

瑞士社会团体研究所(SWG research institute)4月份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36%的受访意大利人认为,他们的国家应该致力于发展与中国的密切关系,而选择美国的意大利人只有30%。

文章指出,这并不意味着欧洲正朝着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等距离政策前进。对中国内外政策的疑虑近年来持续累积,但这的的确确意味着,欧洲对与华盛顿结盟对抗北京继续保持着提防。

目前,欧洲正与北京方面就一项全面投资协议和应对气候变化的联合措施进行谈判。达成这些协议的希望渺茫。但如果真的在美国正进行大选之际,欧洲与北京达成一致,这将发出另一个信号,表明美国将失去欧洲,欧洲的头号外交政策目标将转向中国。

英国《卫报》5月14日也曾发表题为《新冠肺炎疫情给中国带来了历史性机遇,中国是否会抓住?》的评论文章,称北京多年来一直在谈论其全球领导力。随着西方民主国家在抗疫中纷纷自摆乌龙,北京这种说法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说服力。

文章称,中国是第一个遭受新冠肺炎疫情打击的国家,现在的生活秩序正在恢复正常。

而许多发达民主国家感染率持续高企,有助于将人们的注意力从中国及其所谓的“切尔诺贝利时刻”(Chernobyl moment),转移到民主国家为何在疫情大流行面前表现如此糟糕的问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