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在世衛大會宣布五大計劃让特朗普相形見绌

1319

18日和19日举行的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清楚地反映了中美两国的不同看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参加了这次虚拟活动。习宣布,中国将在两年内提供20亿美元,以帮助应对冠状病毒,中国正在开发的冠状病毒疫苗一旦上市,将成为全球公益。

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视频会议中称,当前最紧迫的工作是遏制疫情,因此需要全球范围内适用的诊断和治疗手段,研发出人人都可获得并负担得起的疫苗。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表示,目前唯一的优先事项是“征服”这种流行病。

习近平的提议切中要害

围绕这些议题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5月18日在演讲中宣布了五项计划:

——中国将在两年内提供20亿美元国际援助,用于支持受疫情影响的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抗疫斗争以及经济社会恢复发展。

——中国将同联合国合作,在华设立全球人道主义应急仓库和枢纽,努力确保抗疫物资供应链,并建立运输和清关绿色通道。

——中国将建立30个中非对口医院合作机制,加快建设非洲疾控中心总部,助力非洲提升疾病防控能力。

——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为实现疫苗在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担负性作出中国贡献。

——中国将同二十国集团成员一道落实“暂缓最贫困国家债务偿付倡议”,并愿同国际社会一道,加大对疫情特别重、压力特别大的国家的支持力度,帮助其克服当前困难。

这些倡议直击当今国际社会关切的核心。从发展中国家、非洲、贫困国家这些字眼,可见中国的大国责任。尤其是将中国的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这一姿态更是和其他国家有着明显的区别。

疫苗之争暴露一些国家自私自利

法国制药巨头赛诺菲(Sanofi)行政总裁赫德森(Paul Hudson)5月14日接受彭博社访问时声称,如果成功研发疫苗,美国或能够优先使用。“美国政府有权作出最大宗的预购,因为华府对于风险作出投资。”此言随即引起批评。赛诺菲集团事后已经改口,承诺平等供应,但不代表问题从此消失,因为类似的剧情不时重演。2009年爆发猪流感疫情,澳大利亚政府要求疫苗制造商优先供应国内需求,全国完成接种方可出口疫苗。贫穷国家只能排在队末等候。

不只是投资法国制药企业,美国为了在疫苗问题上领先还试图挖德国的墙角。《星期日世界报》头版3月中旬报道称,特朗普(Donald Trump)正试图获得由德国企业“痊愈”疫苗公司研制中的新冠病毒疫苗的“专用权”。欧盟(EU)决定向德国的疫苗生产企业提供8,000万欧元(1欧元约合1.10美元)研究资金,此举被认为是为了使这家企业免受美国的影响。
在全球合作方面,联合国大会4月20日一致同意通过一项决议案,要求“公平、有效且及时”取得未来任何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所研发出的疫苗,美国在决议表决后加以反对。4月24日,世界卫生组织(WHO)、法国总统马克龙、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与比尔与梅琳达盖兹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主持了一项“加快新冠病毒疫苗发展与全球配送”的合作计划活动。同一天,美国驻日内瓦代表却表示美国不会参与。美国还拒绝参与5月4日欧盟主办的国际抗疫筹款视频峰会,以及英国在6月初主办的疫苗峰会。

疫情之下受到冲击最大的无疑是不发达地区,4月初两名法国医生在接受电视采访的时候却表示应该去非洲进行新冠疫苗人体测试,引发各界极大愤怒。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表示,在21世纪听到这样的言论,是“震惊并耻辱的”。

大国需要有大国的担当

本次世衛大會,但美国只派卫生和公共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出席了会议。阿扎尔的演讲充满了对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抱怨,也暗示了对中国的抱怨。美国总统特朗普19日向世卫组织总干事譚德塞发出了一封信,他在信中表達出的意願是美国政府对全球冠状病毒斗争的“态度”,而不是對全球生命健康的關注。

截至18日上午(美東时间),美国的冠状病毒死亡人数已超过9万人。特朗普政府甚至连一点自我反省都没有。把责任推给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是他们唯一的策略。大多数死于冠状病毒的美国人都是穷人,他们没有发言权。美国政府的唯一目的是继续执政。为此,他们采取了肮脏的伎俩,包括误导公众舆论。他们不在乎还有多少人会死。

来看看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做什么吧。特朗普近来反复强调疫苗必须优先供应美国人。他威胁退出世界卫生组织,并拒绝了在世卫大会演讲的邀请。18日他表示已定期服用羟氯喹药物一周半时间,目的是为了预防感染新冠病毒。而众所周知,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在4月20日发出一份正式警告,服用羟氯喹可能导致心律失常,切勿在医院或临床实验外用于新冠病毒。此前特朗普曾建议“注射消毒剂”也曾遭普遍质疑。作为一国总统特朗普言论之轻率、不靠谱让人大跌眼镜。

美国除了指责中国还能够在疫情防控上有何作为?能够为国际社会贡献什么?而从中國國家主席习近平的主张看,中国的定位是世界大国。全球危难之际需要负责任的大国做出贡献,并不是中国取代了美国、挤压了美国的空间,而是在全球重大问题上,美国自动放弃了建设性存在。

显然,美国是冠状病毒战斗中表现最差的国家之一,态度也最差。迄今为止,世界卫生组织只是一个关于全球公共卫生的咨询机构,每个主权国家都应该对自己的公共卫生安全负责。美国将自己在冠状病毒斗争中的失败归咎于另一个国家和世界卫生组织,世界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

有媒體評論稱,特朗普政府的一系列“甩鍋”言論,这是纯粹的国际流氓行为。作为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树立的坏榜样严重威胁了21世纪的全球既定做法,并给正义蒙上了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