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媒體和政要批評特朗普將美國疫情擴散的罪名推給中國

1264

 

 

近段時間裡,美國的政治輿論圈裡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不少西方媒體和政要開始為中國「說話」,批評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將美國新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擴散的罪名推給中國,只是轉移視線的政治操作。美國輿論是在為中國「澄清」嗎?

最近的一次是在5月13日,《華盛頓郵報》刊登了紐約作家亞當·錢德勒(Adam Chandler)的文章《特朗普政府對中國的指控,是他們自己犯的罪》。文章表示,比起將矛頭對準別處,白宮更應該意識到美國國內的嚴重問題。

美國新冠肺炎疫情:美國時裝店J Crew已申請破產。圖為該公司旗下位於紐約的男裝面市5月1日關閉。

5月10日,美國調查性報道網站《灰色地帶》網站創始人麥克斯·布魯門塔爾(Werner Michael Blumenthal)在接受訪問時也表示,造成目前美國新冠疫情大爆發,確診病例增長數字居高不下的原因,是由於特朗普政府在疫情初期對中國和世界衞生組織(WHO)提出的COVID-19預警置之不理。

5月10日,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著名欄目《60分鐘》播出一期深度調查節目,駁斥了所謂「新冠病毒起源於中國武漢實驗室」的說法,並指出這種說法是「政治造謠」。

此外,《紐約時報》4月17日發表一篇文章寫到,從密集上福克斯新聞臺(Fox News)的共和黨議員,到特朗普的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新廣告,再到特朗普推文中的尖銳批評,共和黨試圖把責任歸咎於中國,來轉移人們對政府備受批評的新冠病毒應對措施的關註。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在4月12日發表了一篇題為《為甚麼美國擁有全世界最高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數》的報道中稱,與這些亞洲國家不同的是,美國甚至在警報嚮起後也沒有對疾病大流行做好準備。

MSNBC新聞主播海斯(Chris Hayes)則在節目中談論道此次病毒來自於中國實驗室的理論完全站不住腳。他表示,「特朗普政府拼命地想抓救命稻草,試圖找個人來承擔責任,以至於他們甚至根本不明白自己在說甚麼。他們只是想找個方便的替罪羊。」

美國《國會山報》直接以《蓬佩奧,特朗普在新冠疫情上對中國的攻擊犬》為題指出,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對中國的言論是在玩兒政治,這是為了抑制特朗普政府對病毒防控不力的國內反應。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leosi)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表示,特朗普政府如今揚言要就「病毒暴發源頭」等問題對中國展開調查,這一切都是為了將國內民眾的註意力從抗疫和拯救美國經濟等緊迫問題上「轉移」(diversion)出去。

除了輿論,部分政要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況。5月13日,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leosi)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表示,自己對特朗普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說實話」。在佩洛西看來,特朗普政府如今揚言要就「病毒暴發源頭」等問題對中國展開調查,這一切都是為了將國內民眾的註意力從抗疫和拯救美國經濟等緊迫問題上「轉移」(diversion)出去。


對於這些媒體和政要的言論,特朗普給予了激烈的回擊,斥責他們「親共」。5月1日,特朗普斥責NBC和假新聞CNN,正在竭盡全力說中國的好話,說他們是中國的傀儡,想在那裡做生意,他們利用美國點播來幫助中國。特朗普4月狠批「美國之音」等媒體沒有「講好美國故事」,反倒幫中國宣傳。

事實上,熟悉國際政治的人都清楚,無論是《紐約時報》還是其他媒體都對中國各項事務上進行過嚴厲的批判,《紐約時報》的駐華記者更是在3月被中國政府要求交還記者證,CNN、美國之音等一直以發表對華尖銳觀點著稱,佩洛西更是批判中國的「老手」,根本不存在「偏幫」北京的事實。這些媒體和政要之所以會作出這樣的言論,主要基於以下兩個原因。

首先,特朗普團隊的言論上過於誇張,不僅缺乏科學依據,還不符合事實邏輯,根本經不起對手和媒體的推敲與驗證。例如蓬佩奧5月3日堅稱,他看到「大量證據」顯示這種新冠狀病毒來自武漢的一家實驗室。

還有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5月10說,「病毒有可能來自P4地下室的武器實驗室……中國將這種病毒隱藏在世界衞生組織(WHO)的庇護下,而中共不準武漢客機飛往中國各地,卻讓武漢客機飛至紐約和米蘭等全球各地,導致整個世界大流行新冠病毒。」

《柳葉刀》主編霍頓(Richard Horton)4月也曾批評特朗普停止資助世衛的決定。霍頓(Richard Horton)公開斥此舉是危害人類。

但是這樣的論點早已在科學界被推翻,英國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2020年2月刊出了一份來自8個國家的27名科學家的聯署聲明,認為新冠病毒和其他新興病原體一樣,源於野生動物,強烈譴責新冠病毒非自然起源的陰謀論。

《柳葉刀》再斥特朗普削弱CDC抗疫工作 倡明年美國總統要換人

世界權威期刊《自然》也在3月刊登了一份美國、澳大利亞、英國等專家共同撰寫的研究報告,指研究了病毒的特徵和結構後認定病毒「不可能是人工制造」。

美國國家過敏癥和傳染病研究所主任福奇(Anthony Fauci)也出面表示,科學證據「非常強烈地傾向於這不可能是人為制造或故意操縱的」。

更誇張的是,特朗普還發表了不少「聳人聽聞」的言論,譬如他4月建議打消毒劑防疫;5月13日,他還表示如果美國和中國「徹底切斷關系」,可省下5,000億美元,但沒解釋這5,000億美元是怎麼算出來的。

在缺乏科學支持和事實依據的情況下,特朗普團隊超出常理的言論自然會遭到媒體和輿論質疑和抨擊。

其次,部分政客為了自身的政治目的會借此時機大力抨擊特朗普。要知道,現在美國已經進入了大選季,民主黨的初選已經基本結束,該黨的候選人拜登(Joe Biden)也已就位。這意味著共和黨和民主黨的競爭將會更加猛烈。而美國此次疫情的爆發和擴散,不得不說與特朗普政府的疏失有關,在這樣的情況下,民主黨政客當然不會放過攻擊特朗普的機會,以此助力民主黨候選人的大選選情,更能實現自身政黨的政治利益,佩洛西等一眾民主黨人對他的指控就是最好的體現。

雖然,目前美國輿論和部分政要都在指責特朗普「推責」於中國,但需要看到的是,他們的舉動並非是在為中國「澄清。在中美矛盾越發凸顯的今天,中國對美國社會而言,並不是一個積極正面的存在。無論是為了迎合國內社會情緒的「口味」,還是遵從著原本的意識形態,美國媒體和政要們都不會主動為中國說話。

如今各大媒體和官員政要出面指責特朗普推卸責任給中國,其實只是他們為了反擊特朗普說辭的一個手段和方式,並不意味著美國社會認同中國,這樣的現象將會隨著特朗普制造出的其他新話題消失或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