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衞組織美國員工出來說話了

1377

國內抗疫不力,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期頻頻甩鍋:除了污衊中國外,還指責世界衞生組織(WHO)「未能及時分享資訊」,為此他還宣布暫停資助該組織。

  然而,事實果真如此嗎?

  近期,多位衞生官員向媒體透露,其實從去年底新冠疫情出現後,十多位在世衞組織總部工作的美國研究人員、醫生和公共衞生專家就開始將相關實時資訊告知美國政府。而這些人員的證詞,實際上「打臉」了特朗普的荒謬說辭。

  隨後,美國衞生部的發言人,也證實今年1月確實有美國人在世衞組織工作。

世衞組織中的美國人,向特朗普政府傳送了關於新冠病毒的實時資訊 《華盛頓郵報》報道截圖

  據《華盛頓郵報》20日援引一些美國衞生官員稱,多年以來,疾控中心(CDC)的一些工作人員會定期被派往位於日內瓦的世衞組織總部工作,這是美國和該組織輪換工作的一部分。而自去年新冠疫情出現以來,有十多位在世衞組織工作的美國研究人員、醫生和公共衞生專家,全職在世衞組織總部工作,向美國政府實時傳輸關於疫情的傳播資訊。

  除了在世衞組織工作的疾控中心成員以外,美國在其他方面與該組織的聯繫也頗為緊密。例如,特朗普政府發布的2019年全球衞生安全戰略中,明確指出要加強與世衞組織以及其他國際衞生組織的合作。

  自2018年起,美國在世衞組織的執行委員會中,就有一個3年任期的職位,將於2021年到期。不過,該職位到目前為止仍然空缺,特朗普此前曾三次提名衞生部官員布雷特·吉羅爾出任這一職位,但參議院一直沒有批準他的提名。

  盡管如此,《華盛頓郵報》披露稱,特朗普的任期內,美國的衞生部門和世衞組織之間的交流溝通從未間斷。

另外,美國疾控中心的成員,還是世衞組織許多咨詢小組的常客。例如,一月底負責為世衞組織提供建議,宣布全球進入「國際關註的公共衞生緊急狀態」的緊急情況委員會成員中,即包括美國疾控中心全球移民和檢疫司司長馬丁·賽特隆。

  那麼,疫情資訊真的一路傳送到美國政府中了嗎?答案也是肯定的。

  《華盛頓郵報》援引一名疾控中心匿名官員稱,自疫情出現以來,疾控中心就一直在關註著這種疾病,並與世衞組織的同行進行咨詢。由疾控中心全球疾病偵測行動中心主任雷·亞瑟領導的一個小組,每天都會撰寫傳染性疾病的總結,並將其按照緊急程度分類,提交給上層。

  自去年新冠疫情暴發以來,亞瑟每天都會參加疾控中心的電話會議,討論從世衞組織官員處獲取的資訊。隨後,這些資訊會傳遞到衞生和公眾服務部。

  《華盛頓郵報》還披露稱,在疾控中心總部的一處安全設施中,該機構的官員一直都在與其他美國官員分享「有關不斷擴大的疫情的任何敏感資訊」。而在美國應對疫情的早期,這些官員中就包括衞生與公眾服務部部長阿萊克斯·阿紮。

  實際上,這名匿名的官員透露,世衞組織採取行動,或宣布措施之前的幾天,美國方面就已能獲取這些資訊。

  對此,《華盛頓郵報》總結稱,特朗普一直主張世衞組織為「包庇中國」,未能「傳達(疫情)威脅的程度」,是病毒在美國迅速傳播的主要原因。但這些官員的證詞,降低了特朗普的說辭的可信度。

  《華盛頓郵報》的報道刊發後,美國衞生和公眾服務部的發言人凱特琳·奧克利向其證實,今年1月,該部門17名員工(其中16名來自疾控中心)正在世衞組織工作。「這些員工參與了各式項目,其中即包括新冠肺炎和埃博拉疫情。」

  不過,奧克利狡辯稱,這些員工並非「決策者」,同時她還繼續污衊世衞組織和中國,稱前者「過於依賴中國」,獲取的資訊是「錯誤的」,因此「延誤了全球的應對」。

  頗為諷刺的是,其實正是特朗普此前一再淡化新冠病毒的威脅,錯誤地將其比作「流感」,還告訴他的支持者,對新冠病毒日益增長的擔憂是一個「騙局」。另外,特朗普此前也多次贊揚中國在抗擊新冠疫情時的表現和透明度。

另外,美國疾控中心的成員,還是世衞組織許多咨詢小組的常客。例如,一月底負責為世衞組織提供建議,宣布全球進入「國際關註的公共衞生緊急狀態」的緊急情況委員會成員中,即包括美國疾控中心全球移民和檢疫司司長馬丁·賽特隆。

  那麼,疫情資訊真的一路傳送到美國政府中了嗎?答案也是肯定的。

  《華盛頓郵報》援引一名疾控中心匿名官員稱,自疫情出現以來,疾控中心就一直在關註著這種疾病,並與世衞組織的同行進行咨詢。由疾控中心全球疾病偵測行動中心主任雷·亞瑟領導的一個小組,每天都會撰寫傳染性疾病的總結,並將其按照緊急程度分類,提交給上層。

  自去年新冠疫情暴發以來,亞瑟每天都會參加疾控中心的電話會議,討論從世衞組織官員處獲取的資訊。隨後,這些資訊會傳遞到衞生和公眾服務部。

  《華盛頓郵報》還披露稱,在疾控中心總部的一處安全設施中,該機構的官員一直都在與其他美國官員分享「有關不斷擴大的疫情的任何敏感資訊」。而在美國應對疫情的早期,這些官員中就包括衞生與公眾服務部部長阿萊克斯·阿紮。

  實際上,這名匿名的官員透露,世衞組織採取行動,或宣布措施之前的幾天,美國方面就已能獲取這些資訊。

  對此,《華盛頓郵報》總結稱,特朗普一直主張世衞組織為「包庇中國」,未能「傳達(疫情)威脅的程度」,是病毒在美國迅速傳播的主要原因。但這些官員的證詞,降低了特朗普的說辭的可信度。

  《華盛頓郵報》的報道刊發後,美國衞生和公眾服務部的發言人凱特琳·奧克利向其證實,今年1月,該部門17名員工(其中16名來自疾控中心)正在世衞組織工作。「這些員工參與了各式項目,其中即包括新冠肺炎和埃博拉疫情。」

  不過,奧克利狡辯稱,這些員工並非「決策者」,同時她還繼續污衊世衞組織和中國,稱前者「過於依賴中國」,獲取的資訊是「錯誤的」,因此「延誤了全球的應對」。

  頗為諷刺的是,其實正是特朗普此前一再淡化新冠病毒的威脅,錯誤地將其比作「流感」,還告訴他的支持者,對新冠病毒日益增長的擔憂是一個「騙局」。另外,特朗普此前也多次贊揚中國在抗擊新冠疫情時的表現和透明度。

但已有不少人看穿了特朗普的「計倆」。《紐約時報》在18日的報道中,一針見血地指出:甩鍋中國是共和黨的傳統伎倆,共和黨試圖將民眾的註意力從對政府抗疫措施的嚴厲批評上,轉移至中國,其目的就在於挽救日益艱難的大選。

  至於特朗普宣布「斷供」世衞組織的決定,包括法國、德國和日本在內多國嚴正反對,《柳葉刀》期刊主編理查德·霍頓更是直言,「這是對全人類的犯罪與背叛」。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15日在例行記者會上也回應稱,中方對美方宣布暫停資助世界衞生組織表示嚴重關切。當前全球疫情形勢嚴峻,正處於關鍵時刻,美方這一決定將削弱世衞組織的能力,損害國際抗疫合作,受影嚮的是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國,特別是能力脆弱的國家。我們敦促美方切實履行自身的職責和義務,支持世衞組織領導國際抗疫行動。中方將一如既往支持世衞組織,為推動國際公共衞生事業、應對全球抗擊疫情發揮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