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一刀/反華先鋒通共?咄咄怪事在美國發生了!

824

 

  這麼荒誕的一幕是怎麼發生的?

  「花著美國納稅人的錢,卻幫中國等進行宣傳。」

  白宮最新簡報,對一家機構發出了劈頭蓋臉的批評。這不就是美國「砸鍋黨」嗎?但看到白宮批判的對象,中國網友懵了——竟然是在反共反華劣跡斑斑的「美國之音」。如果麥卡錫還活著,他也會目瞪口獃吧。

  這麼荒誕的一幕是怎麼發生的?是「美國之音」何時被統戰了嗎?一切都是那麼的不可思議。

  01

  1982年2月24日,位於華盛頓特區獨立大街330號的美國之音總部大樓一派熱鬧。當天是美國之音開播40周年紀念日,總統裡根親自到場,他在講話中稱贊美國之音,「給生活在共產黨政權下的人民帶來希望」。

  那是美國之音的一個輝煌時刻。又快40年過去了,那座被美國政府機構環繞著的青石外觀大樓依然如故。但白宮主人對它的態度發生了巨變。

  熟悉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我國內外環境的人知道,美國之音是當時境外反華宣傳的「敵臺」代表。美國政府也從未掩飾過美國之音的功能定位。過去幾十年來,這家「媒體」一直沖在反共和反華前線:

  用一位美國問題專家的話說,指責美國之音「通共」,何止不可思議,簡直是對它的「侮辱」。

  白宮指責美國之音幫北京宣傳的證據,其實就是美國之音刊登的肯定武漢封城「糢式」的報道。美國之音在武漢解封當天在推特上轉發當晚燈光秀視頻,還使用中國官方統計數字制作圖表,對比中美新冠肺炎死亡人數。

  這個對正規媒體來說再正常不過的報道,卻讓白宮怒不可遏。白宮的「大字報」一開頭就敲打美國之音,別忘了自己是誰,屁股該坐哪邊,上面寫道:

  美國之音花的是美國納稅人的錢,每年高達2億美元,使命應該是「講述美國故事」,清晰有效的向全世界宣傳美國的政策。

  既然你吃著美國人的飯,怎麼能「不為自己公民說話,反倒經常為美國的對手們說話!」

  這無異於兜出了美國之音的老底。

  1942年2月美國戰時情報局組建美國之音,4月開播,幫助剛剛參戰不久的美國進行戰時宣傳。二戰結束之初美國之音一度面臨裁撤,但冷戰開始後重獲生機。這個慣於執行特殊任務的「老兵」轉身又投入冷戰,隨後至今,一直沖在反共和反華前線:

  建立至今快80年了,美國之音始終保持著美國政府機構的性質,享受政府預算撥款。
  除了警告不要吃飯砸鍋,簡報還提醒美國之音:「記者應該報道事實」。

  但這句話有點自己打自己臉了。

  一則,美國之音的角色定位壓根兒就不是「報道事實」。1940年,美國中情局創始人多諾萬向總統羅斯福建議創建美國之音時,就把他的宣傳理論明確寫進了策劃綱要:

  這不是新聞機構,而是一種戰爭武器。新聞是裝滿子彈的槍,目的是在派出軍隊之前先瓦解對方。

  幾十年來,美國之音內部也曾出現「真實」與「宣傳」之爭。1976年7月,美國總統福特甚至簽署《美國之音章程》,要求美國之音在「展示美國政策」「反映美國思想和體制」的同時,做一個可靠、權威的新聞來源。

  但少數一些想秉持「新聞專業主義」的高層和記者,從沒能在美國之音的辦公室裡坐穩位子。美國之音隸屬的上級部門調整過幾次,但它們的主導管理目標整齊劃一:

  美國之音經費來自財政預算。政府扔進去的每一分錢,都得在「執行美國政府意志」方面聽到回嚮。

  換句話說,白宮要求美國之音「報道事實」,本身就有點難為美國之音了。

  況且,它所說的「事實」是甚麼呢?

  簡報裡說得也挺清楚,一個就是「中共隱瞞導致新冠病毒在全世界擴散」;二是「無法證實中國官方統計數據是否可信」。

  這樣的事實,連美國之音都沒能「堅持報道」下來。

  02

  有網友說,說謊的最高境界是真假參半,但迫切希望釋放美國之音這個意識形態工具威力的白宮,卻容不得它說更多真話了。

  一位曾到過華盛頓美國之音總部交流的美國問題專家對刀哥說,美國之音的發展历程、宗旨和以往對華報道的斑斑劣跡,都意味著它對中國抗疫的「肯定」並非甚麼對華態度轉變。

  其一,美國之音編輯記者的「造反」,只是美國國內輿論對政府抗疫不力失望中的浪花一朵。

  最近幾天,紐約郵報、美聯社等美媒都報道了密歇根州一位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心酸故事。

  這名老人名叫盧安·達根,66歲。她所在的療養院有36人確診,一度一起被隔離,最終上周在醫院去世。臨終前,這位老人向亞馬遜語音助手求助了至少40次,一次次地念叨著:「幫幫我吧,我很痛苦。」
  報道沒有提到誰該為這樣的「悲劇」負責,但在推特上,一些美國網民都把矛頭指向政府:

  美國負責抗疫的那些政客和部門,從來沒像某些國家一樣,把民眾生命放在首位。

  其二,除了傳遞失望情緒,美國之音被白宮點名批評,背後還有圍繞抗疫問題的「府院之爭」因素。

  美國之音大樓就在美國國會山的旁邊。它每年獲得多少預算經費,也取決於國會多數議員的意見。

  雖然遏制疫情目標一致,但一些議員對白宮主導抗疫的方式和手段並不認同。也有一些議員認為,這種時候不宜過分誇大與中國意識形態對抗的成分,那樣不利於美國抗疫。

  因此,白宮指責美國之音花美國納稅人的錢卻不為美國民眾說話,就不是十分準確了。

  沿著美國政治體制梳理,真正代表美國民眾利益的,是代表他們所在選區的那些國會議員。在實際政治運作中,當國會和總統發生分歧,議員通常會站在支持他的選區選民一邊。

  換句話說,美國之音沒報道白宮劃定的「事實」,而是通過肯定中國抗疫表達國內輿論不滿,才是真的在為美國民眾說話。

  03

  美國之音被指「通共」,實在讓人覺得不可思議,是因為它作為「反華媒體」給人留下的印象太深了。

  新華社早就批評過美國之音,說它的頭條新聞「經常是中國境內外異議人士的言論和行動及經過歪曲和渲染的中國報道。」

  指責新華社前幾天發布的「疫情記事」遠離真相,幫腔臺灣「外長」吳釗燮批評大陸抗疫不透明不民主……

  就在被白宮點名批評的這兩天,美國之音的涉華報道一點也沒體現出「幫著北京擴大宣傳」。

  但白宮通過在官網發布簡報的方式「炮轟」美國之音,就是這樣發生了。

  疫情在美國蔓延以來,對國外,美國政府本應緊密團結盟國同時緩和跟中國等所謂「對手」的關系,這樣也是對美國人自己身家性命負責。

  但華盛頓現在基本都是反著來的。有人笑稱,「各國都在忙著抗擊病毒,美國卻在對抗各國」。

  在國內,醫療物資短缺甚至跑去截流盟國的口罩,類似細節顛覆著不少美國人對自己國家的認識:

  軍工生產和金融操作能力世界領先的美國,就是造不出足夠的口罩和呼吸機。

  在這個背景下看白宮指責美國之音「通共」這件事,倒也挺符合這些「不可思議」的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