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頓環球報》社論:特朗普手上沾滿鮮血,11月必須算賬

1373

許多痛苦和死亡的來臨本可避免。總統的雙手沾滿了鮮血。」美國《波士頓環球報》3月30日發表題為「一位不勝任新冠大流行的總統(A president unfit for a pandemic)」社論,批評特朗普個人及其政府在應對新冠疫情中的表現,稱新冠病毒在全美蔓延要歸因於「領導層的巨大失敗」,「白宮的災難性決定讓這個世界上最富有國家註定要經历一個無盡苦難的季節」。

社論文章首先寫道,長期以來,美國一直是科學進步和醫學創新的「燈塔」,擁有世界一流研究機構和醫院,(但)現在已成為全球(新冠)大流行的中心。這篇3月30日發表的社論提到,當時美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超過14萬例,「接下來幾個星期內,在看著死亡人數上升的同時,美國人不得不眼睜睜地看著病魔降臨在家人和朋友身上,還要擔心自己的命運」。

  根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實時統計數據,截至北京時間4月9日6時59分,美國新冠肺炎累計確診病例達到429052例,死亡超1.4萬例。

  盡管如此,文章認為,新冠病毒在美國造成的深刻影嚮本可避免,因為「病毒在這裡的蔓延不是天災或外國入侵造成的,而是由於領導層的巨大失敗」。

  針對疫情暴發,文章認為,白宮理應迅速且有效地保護公眾健康。在這場疫情中,美國需要的是一個能夠在全國部署可靠檢測手段來隔離病例、追蹤遏制病毒傳播,並在全美範圍內制造、分配稀缺醫療物資的聯邦政府;需要的是一位能就疫情情況及解決方案發出清晰、一致且科學的資訊,消除公眾恐懼,向各州各城市提供可靠指導的總統;需要的是一位能將國家福祉放在首位,能視其高於近期股市回報和自己連任前景,並與其他國家合作以在全球控制疫情的領導人。

  「與之相反,我們所擁有的卻是一位被全球新冠大流行史詩般擊敗的總統。」文章接著用一系列排比句批評特朗普個人在應對疫情的「不力」表現:一位在1月下旬美國宣布確診首例新冠肺炎病例時,淡化風險並堅稱一切都在控制之中的總統;一位為了讓全美確診病例數(人為地)保持低位而不讓受病毒感染郵輪乘客上岸,不對所有感染病毒的人進行積極檢測的總統;一位用未經證實的新冠肺炎治療方法誤導公眾的總統;一位當很多美國人已經開始失去工作、失去醫療保健甚至失去生命時,卻在新聞發布會上花大把時間抱怨富人在白宮工作有多難的總統;一位通過將傳染疾病稱作「中國病毒」加劇種族歧視,而未能與其他國家充分合作以遏制疫情、展開研究的總統;一位回避責任,且拒絕承認該國檢測推廣就是「一場失敗」痛苦真相的總統。

  「在大流行應對中,時間就是一切。」接著,文章還批評聯邦政府在過去兩個月疫情控制上的「嚴重錯誤」。文章稱,聯邦政府選擇自研而不採用世衞組織檢測方法的舉動限制了美國對疫情的反應。據大多數公共衞生專家的估計,這將以數千美國人付出生命為代價。相對於迅速動員聯邦力量向設備不足的醫院及全美各地正在沒有保護地治療數量迅速增長的病患的醫護人員發放所需的防護服、口罩、呼吸機,特朗普政府卻在向各州高價出售醫療用品。此外,特朗普政府還援引《國防生產法》以使稀缺、急需的呼吸機和口罩投入生產,以便聯邦政府能在疫情高峰期將物資分發給全美的醫院。(但)這讓州長和市長們陷入只能乞求幫助的境地。特朗普政府在威脅及後果預判上浪費的數月時間導致新冠肺炎患者數量成倍增加,遠超必要數字。

  「換句話說,總統手上沾滿了鮮血。」文章抨擊道。

文章還說,對於美國人來說,在應對历史性危機時,質疑其領導者是否有能力、有見識並不為過。相反,他們的白宮遭到了腐敗和無能的破壞,其混雜的資訊擾亂了市場,動搖了人們的安全感。相比同情心和清晰透明,總統在每天對全國的講話中都表現出冷漠、以自我為中心,且缺乏指導性。他像在真人秀電視節目結束時總要留個懸念一樣,在公眾面前「晃蕩著」未經驗證的治療方法和可能的隔離措施。他在制造不安,而不是安撫人心。這場大流行揭示出,這位總統最糟糕的特徵不僅僅是被拿來當深夜喜劇笑料,而是要讓人付出生命、生計和集體精神的代價。

  文章最後寫道,在這場危機中,許多關鍵決策點已經過去,但還有更多即將到來。「為了我們自己,每個美國人都應該希望出現一個奇跡般地轉折——白宮特殊工作小組那些太小、太遲的戰略此後至少可以防止最大規糢的傳染和經濟崩潰。但是到了11月,必須對逝去的生命,以及那些總統眼看著發生的、巨大的、本可避免的痛苦進行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