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具聲望報章社論:特朗普 一個手上沾滿鮮血的總統

1072


《波士頓環球報》既是波士頓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每日報紙,同時也是美國被公認的「最具聲望的報章」之一。自1966年起,該報獲得過數十項普利策獎。而該報於2001-2003年對波士頓天主教大主教區性虐待醜聞的報導更轟動國際,2015年美國奧斯卡最佳電影《焦點(Spotlight)》就是根據該報的這一壯舉改編的。

3月30日,這家名牌大報以編輯會委員會名義發表這篇社論,言辭犀利,不僅在標題里指出《一位不勝任的總統》,而且在副標題里更直接斥責到:許多苦難和死亡本可避免。總統手上沾滿鮮血。
「事物分崩離析;中心無以為繼。」 詩人威廉·巴特勒·葉芝 (William Butler Yeats)於1919年寫道。一個世紀之後,很明顯:疫情爆發的中心已無法承受。白宮的災難性決定使這個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註定要經歷一段無法言喻的苦難日子。

有着世界一流的研究機構和醫院的美國,長久以來一直是科學進步和醫學創新的燈塔,如今則成為COVID-19全球大流行的樞紐,這個病毒已感染了全球至少74.5萬人,並已奪走了3.5萬多條生命(截止到4月3日下午1點,全球感染人數為106.6萬,超過5.6萬人死亡——譯者注)。如今,在美國已確認的COVID-19病例數量已超過14萬(截止到4月3日下午1點,美國感染人數已超過25.8萬——譯者注),這已經超過了其他任何國家,因此,美國人在接下來的幾周內將被迫看着這個疾病使家人和朋友病倒,看着死亡人數上升,同時擔心着自己的命運。

儘管新型冠狀病毒在世界範圍內已廣為傳播,但它在美國產生的許多深遠影響曾是可以避免的。當美國公眾鼓起勇氣為這場危機中最壞的情況做準備時,有件事情值得人們記住,那就是病毒在這裡的蔓延並非歸因於上帝的舉動或外國入侵,而是領導層的巨大失敗。

在中國爆發的疫情要求白宮應當在科學的指導下,在同情心和公共服務的指引下,迅速而有能力地採取行動保護公眾健康。它要求政府部門能夠像在韓國那樣有效地在全國範圍內迅速部署可靠的檢測,隔離病例,追蹤和遏制病毒的傳播,並在全國範圍內製造和分發稀缺的醫療用品。它要求美國總統就疾病流行的情況及其解決方案發出清晰、一致、科學的資訊,以平復公眾的恐懼,為各城市和各州提供穩定的指導。它要求一位領導人,要把國家的福祉放在首位,而且要高於近期的股市回報和他自己的連任前景,與其他國家一起遏制COVID-19在全球擴散。

相反,我們所擁有的是一位被全球大流行史詩般戰勝的總統。

一位當1月下旬美國宣布首例確診的冠狀病毒病例時,對風險輕描淡寫,並堅稱一切盡在掌控的總統。

一位寧願選擇不讓被污染的游輪乘客上岸,以(人為地)保持國家確診病例數量相對少,而不是積極地檢測所有暴露於病毒的人的總統。

一位由於不信任和破壞科學事實,錯誤引導公眾對COVID-19的未經證實的治療方法,並於國家是否應在復活節之前結束保持社交距離,以及之後的周六,是否對紐約州,新澤西州和康涅狄格州實施隔離,對公眾實施誘餌和轉換(一種在商業中存在的非法欺騙形式——譯者注) 的總統。

一位承諾監督最新一攬子刺激計劃中5000億美元的公司救助資金的發放,而將其中部分資金投入到其家族投資的旅遊業中的總統。

一位在美國人民已經開始失去工作、健康甚至生命時,竟在最近一場新聞發佈會上花大量時間抱怨作為一名富人在白宮服務有多麼艱難的總統。

一位通過將傳染病稱為「中國病毒」而加劇了種族歧視,但未能與其他國家充分合作以遏制疫情並研究該疾病的總統。

一位迴避責任並拒絕承認(更不用說負責)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科學家安東尼·福西(Anthony Fauci)博士的見證:國家推出的測試是「失敗的」這個真相的總統。

在大流行應對中,時間就是一切:它可能是控制在持續數周的局部爆發與無法控制的蔓延數百萬人的傳染之間的區別。川普政府在過去兩個月中犯了嚴重錯誤:選擇早期開發自己的診斷測試,但失敗了,而沒有採用世界衛生組織的測試——此舉使美國的新冠病毒反應受到限制,據大多數公共衛生專家據估計,這將導致數千甚至數十萬美國人的付出生命的代價。相對於人們所預期的迅速動員聯邦力量向設備不足的醫院以及全國各地的正在沒有保護地治療數量迅速增長的病患的醫生和護士分發防護服、口罩和呼吸機,川普政府則是被發現試圖向各州(包括馬薩諸塞州)高價出售醫療用品。川普政府援引《國防生產法》以使稀缺,急需的呼吸機和口罩投入生產,以便由他們在流行病高峰期將物資分發給全國的醫院。這讓州長和市長們陷入只能乞求幫助的困境。川普政府對威脅及其後果的預判上浪費的幾個月使COVID-19病例成倍增加,遠超過了必要的數字。

換句話說,總統手上沾滿了鮮血。

對於美國人來說,在應對歷史性危機時,質疑他們的領導者是否有能力和有見識並不為過。相反,他們的白宮卻遭到腐敗和無能的破壞,其混雜的信息擾亂了市場並動搖了人們的安全感。總統不但沒有同情心和明確性,反而在每天對國家的講話中都表現出冷漠,自我中心和缺乏指導性。他像在真人秀電視節目結束時總要留個懸念一樣,在公眾面前晃蕩着的未經驗證的治療方法和可能的隔離措施。他在製造不安,而不是安撫人心。這場大流行揭露出,這位總統最糟糕的特點不僅僅是被拿來當午夜笑料,更是要讓我們付出生命,生計和我們的集體精神。

在這場危機中,許多關鍵的決策點已經過去,但還會有更多。看在我們自己的份上,每個美國人都應該希望一個奇蹟般地轉折——白宮特殊工作小組那些太小,太遲的戰略至少可以防止最大規模的傳染和經濟崩潰。但是到了11月,必須對逝去的生命、以及那些在總統眼看着發生的、巨大的、本可避免的痛苦進行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