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輿論戰:從「東亞病夫」到「中國病毒」的污名化與反制

702

對於這場馬拉松式輿論博弈,中國需要冷靜判斷和謹慎應對,不必時時事事聞雞起舞和睚眥必報,而宜通過協助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國取得戰疫勝利來體現成熟大國的責任感和大氣度。事實勝於雄辯。  

3月26日,20國集團領導人應對新冠肺炎特別峰會通過網路視頻形式召開,包括中美元首在內的世界主要經濟體領導人「網聊」如何應對這場波及全球的疫情。此前兩天,美國總統特朗普對福克斯電視臺表示不再使用「中國病毒」措辭,為網路峰會順利召開創造了緩和氣氛。但是,兩國外交官的推特車輪戰並未停歇。一個多月來,中美圍繞「東亞病夫」和「中國病毒」的輿論戰已變成持久戰。世界大災之年與美國大選之年曡加期的中美關系註定不會風平浪靜,如何管控危機包括口舌之爭避免關系繼續惡化,也許是雙方都要考慮的問題。

自特朗普上臺並挑起貿易戰以來,中美關系就被推上一反過去40年平穩發展的逆行道。原以為1月15日雙方在白宮簽署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文本能夠回暖關系,誰料新冠疫情意外引爆中美口水戰和輿論戰,從「東亞病夫」到「中國病毒」,「污名化」中國及反制已上升為近期中美博弈主旋律。

2月4日,在中國封閉武漢近兩周並舉國抗擊新冠疫情的艱難之時,美國《華爾街日報》發表保守派外交學者沃爾特•米德的通欄文章,不僅唱衰中國經濟,還聳人聽聞地冠以標題《中國是名副其實的東亞病夫》。「病夫」加諸一國,源於百年前西方形容日薄西山的奧斯曼帝國,蓋因其一蹶不振且被列強反複肢解而得名「歐洲病夫」。隨後,同樣任人宰割的舊中國也以「東亞病夫」被西方衊視。

奉行自由主義的西方學術和媒體精英,也多次「病夫」形容英國、日本、俄羅斯乃至美國的經濟問題。但是,《華爾街日報》以「病夫」譏諷正在蒙受疫情的中國,既不解历史風情也不合當下時宜,雖然未必實際損害中國形象,但確實觸痛部分公眾的民族主義感情。5日,加拿大某報使用「中國病毒」,對《華爾街日報》醜化中國形成呼應,顯示不利於中國的西方輿論苗頭。其實,1月底,中國部分官媒也曾使用過「武漢病毒」類似語匯,但是,誰用誰不用,動機和定性截然不同。

2月6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線答記者問,指名道姓地斥責米德稱,「你應該為自己的言論、你的傲慢、偏見和無知感到羞愧。」她還例舉2009年美國爆發H1N1禽流感、2019至2020美國流感季的感染和死亡數字,質問米德該做何評論。隨後,由於《華爾街日報》「無視多次交涉,以各種理由拒絕公開道歉並查處相關責任人」,中國外交部吊銷該報3名記者的工作證件並限期離境。

《華爾街日報》事件發酵引發中美輿論戰螺旋上升。美國報複性地宣布將5家中國主流媒體駐美機構列為「外國使團」,限制其人數並於3月中旬驅逐60名中國記者。中國也要求5家美國駐華媒體申報所有人員、財務、經營、不動產資訊等材料,並吊銷3家美媒共12人的採訪資格。據華春瑩3月24日推特指控,自2018年後,美國拒簽29名中國記者。可見中美輿論戰非一日之寒。

以互逐記者為主線的中美輿論戰尚未平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又連續指責中國不公開、不透明而導致美國落後於疫情挑戰;部分美國議員和律師聒噪向中國提出集體索賠,試圖將病毒擴散責任強加給中國。美國推動的輿論戰有繼續升級甚至改變性質的跡象。3月12日晚,美國疾控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在國會作證,承認美國有流感死者可能實患新冠肺炎。此情曝光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用中英雙語發布推特,質問其「零號病人何時在美國出現?有多少人被感染?醫院的名字是甚麼?」並強調可能是「美國軍人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誰該為這場世界性災難負責,成為中美相互指責的爭執焦點和輿論沸點。

3月17日起,特朗普親自上陣,先後通過推特和電視講話給新冠病毒貼上中國標簽。特朗普此番言論一經傳播惡果畢現,24小時內美國發生36襲擊亞裔事件。特朗普火上澆油的行為引發不少美國政治精英譴責,稱其煽動種族仇恨。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桑托斯和拜登,舊金山市長布裡德和紐約市長白思豪,CNN以及世衞組織都開掛批鬥,特朗普陷入內外夾擊。

也許意識到國內疫情已十分嚴重,「中國病毒」這樣的言論引起排華情緒並危及亞裔美國人安全,既不利於連任競選,也不利於借中國之力抗擊疫情,特朗普在通過國務院要求高官集體使用「中國病毒」兩天後緊急收口。當然,此前,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接受媒體訪談稀釋趙立堅的質疑,也展示了收火降溫姿態。22日,美國副總統彭斯稱,相比疫情發生之初,中國政府抗疫過程中顯示了更大的透明度,美國醫療隊2月中旬抵達武漢並掌握了疫情相關原始數據和當地實際情況,「我們將在合作基礎上繼續推進工作」。

此輪風波並未結束,中美輿論博弈也不會停止。特朗普刪除「中國病毒」標簽並不代表其認知和立場轉變,反而強調此事「已眾所周知」。隨著美國因疫情擴大而病急亂投醫,以及競選進入白熱化而將無所不用其極,中國依然是特朗普等美國政客首要攻擊靶標。對於這場馬拉松式輿論博弈,中國需要冷靜判斷和謹慎應對,不必時時事事聞雞起舞和睚眥必報,而宜通過協助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國取得戰疫勝利來體現成熟大國的責任感和大氣度。事實勝於雄辯。

(作者馬曉霖為著名國際問題學者、浙江外國語學院教授、「西溪學者(傑出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