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茂辰/悼念李文亮不是反中造神 誰在吃人血饅頭?

127

李文亮醫生7日淩晨不幸被新冠肺炎奪去了生命,令很多人痛惜。他是武漢中心醫院的一名普通眼科醫師,去年12月,最早預警這場危險病魔的8名醫生之一。不過第一個堅持上報發現疫情的不是李文亮,是張繼先醫生,請註意以下時間節點:

12月26日,女醫生張繼先(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與重癥醫學科主任)接診時發現有不明病毒引起的肺炎患者,感到蹊蹺。

12月27日張繼先向主管院長匯報,醫院當即就匯報給了江漢區疾控中心。

12月28日、29日兩天又增加了4名癥狀相同的病人,而且全部來自華南海鮮市場。張繼先敏銳地意識到情況不對,立即又向醫院進行了報告,並建議醫院召開多部門會診。

12月29下午醫院研究決定直接向省、市衞健委疾控處報告。

12月29日是星期天,省、市衞健委疾控處接到報告後快速反應,指示武漢市疾控中心、金銀潭醫院和江漢區疾控中心前往醫院,開始流行病學調查。

12月31日武漢衞健委正式(也是首次)對外發布:武漢地區發現了病毒性肺炎,患者已隔離治療,並指出該病毒性肺炎與華南海鮮市場有關。

然而,因為消息的不對等,李文亮把新冠狀病毒當成SARS提醒身邊人註意,結果因為一副截圖讓大眾知曉!李文亮不是要做」吹哨者」,但對普羅大眾而言,人們對醫生跨專業的信任,要高於自身專業,哪怕一個眼科醫生說的是傳染或預防科醫生講的話,有時也變成了天大。李文亮只想提醒周遭人註意,那是一種基於人性本能的善意,不該被神格化。但現在面對疫情嚴峻,有些人開始造神,有意無意間,他被樹立成榜樣,變成了符號。看,李文亮之死就是官僚主義和隱匿疫情的證明。

但實事求是地說,12月27號發現上報的病毒,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公布序列,已經被WHO稱呼為神速了。這次的新冠病毒不是自帶特效和BGM登場的角色,起初都沒人知道這個病毒的具體危害性,如潛伏期、包括李醫生也不知。而每年疾控中心從臨牀發現的疑似傳染性疾病有幾十個,沒有任何理由去特別關註它,而它的傳染性出奇的強,才會造成公共衞生事件。試想,現在一個封城都能讓不少人叫苦不迭,如果每一個疑似病原體都按照某些人幻想中的「第一時間」,經濟停擺月月隔離,豈不社會大亂?

李醫生後來在病牀上通過微博告訴網友自己的情況,哪裡沒言論自由?武漢市政府、湖北省政府、各級衞健委,對疫情防控不力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絕非事後諸葛亮簡單歸咎為「沒接受李醫生的話」或蓄意迫害,正如環時社論指出,回過頭看,李文亮的專業性警覺尤其令我們對他產生了敬意,他當時發出的警報沒有立即受到重視,反而被訓誡,這件事為社會開展反思提供了一個有觸動的樣本。

更必須認識的是,此刻,疫情本身已經讓在第一線的醫療工作者們精疲力盡,作為普通眼科李文亮更不該成為幸災樂禍者遂行反中目的的政治工具,那不是他「正義」的初衷。這幾天,竟然連一些臺灣獨媒見獵心喜,如同上次黑鷹墜落一樣,舉臺同哀。而就在24小時之前,同樣一批人還在借臺商包機羞辱陸配,說是中籍霸機者占了臺人名額,說大陸散播生化武器攻擊臺灣。他們平時對中國極盡羞辱之能事,又能對李文亮有多少發自肺腑的溫柔慈悲?如果有半點感同身受,行政院長又如何能帶頭說出武漢疫情把全世界害慘的渾話,難道那些和李文亮一樣的感染者也姓共,是咎由自取?

捫心自問,今日為李醫生悲憤的發聲的,是真將他視作一個英雄,還是為了發洩自己的怨怒情緒呢?而這其中又有多少吃人血饅頭的?有些人不過是貓哭耗子,裝出悲天憫人的假慈悲,那不是對生命的告慰,而是對正義的扭曲與消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