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疆獨」熱比婭孫女現身駁斥「被關押」謠言:希望她不要再造謠

4

熱比婭的孫女阿依迪達•卡哈爾(左)和外孫女卡迪爾亞•卡依薩爾(右)在家中合影。範淩志攝

民族分裂分子熱比婭•卡德爾近幾年在世界各地竄訪,多次在公開場合宣稱自己「幾十名親屬在新疆被當地政府扣押」。「國際特赦組織」網站近期發表文章呼應其說法,稱「熱比婭的30名親屬未經審判被關押」。

中國《環球時報》記者近期在新疆烏魯木齊採訪多名熱比婭直系親屬發現,他們家中無人因熱比婭而受牽連,生活自由、幸福。他們呼籲熱比婭停止造謠,不要再打擾他們的平靜生活。

熱比婭於2000年因危害國家安全罪被判有期徒刑8年,2005年,熱比婭前往美國保外就醫。在境外,她不斷勾結境內外反華勢力,鼓吹民族分裂,並操縱指揮針對新疆的暴恐活動。她的所作所為除了危害國家,還帶給家人怎樣的傷害?去年10月,《環球時報》記者見到了熱比婭的大兒子卡哈爾•阿不都熱依木,他告訴記者,自己已經快20年沒見過她了,現在偶爾能通過朋友或報紙、電視得知她又發表一些分裂國家、破壞民族團結的言論。

熱比婭的大兒子卡哈爾•阿不都熱依木 視頻截圖

在被依法審判之前,熱比婭曾是新疆有名的企業家,卡哈爾回憶道:「最開始她是在二道橋開了一個小商鋪做生意,當時國家給了很好的政策,商鋪才能慢慢發展,生意也越做越大,所以說,我媽媽生意上的成功是因為國家的各項幫扶措施。」在卡哈爾看來,當年熱比婭一直忙著做生意,對自己和幾個弟弟妹妹的關心並不多,「她沒有盡到做母親的責任。」

卡哈爾說,熱比婭所稱「30名親屬被關押」完全是「胡說八道」,自己的家人目前都在正常生活,他平日裡忙著做生意,家裡在阿克蘇有個果園,有著不錯的收益,年均純收入能有20萬-30萬元左右。

《環球時報》記者在採訪中得知,前幾年,卡哈爾一家人和熱比婭曾有電話聯繫。「她問我們過得怎麼樣,我說我們都過得很好。肉孜節的時候家人和朋友們在一起唱歌跳舞,我們會把這些視頻和圖片發給她」。卡哈爾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她還以為我們是在騙她,可我們確實過得很好。」他記得前幾年,熱比婭竄訪日本竟然去了靖國神社,在和熱比婭通話時,家人質問她:「為甚麼要去參拜那些曾經傷害中國人的戰犯?為甚麼要去這種地方?」再後來,卡哈爾斷絕了和熱比婭的聯繫,「為了防止她打電話,我把家裡電話線都拔了。」

「我覺得她是在利用我們,達到她自己的目的,而她的目的就是被一些國外反華分子利用。她已經70多歲了,她不做這些,還能幹啥?」卡哈爾說,提到美國經常會發生槍擊案,很多人因此喪命,「在新疆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事情?我們這裡安全得很,哪有甚麼政府壓迫維吾爾族的事情?」

 

卡哈爾說,自己和家人並沒有因為熱比婭的反華言論而被政府「區別對待」,「我們有啥困難政府都會給予及時的幫助,說實話,這讓我們心裡有些愧疚。」在採訪結束時,卡哈爾還邀請《環球時報》記者到自己家裡去做客,聽聽他的女兒和外甥女這些年輕人怎麼說。

卡哈爾的建議引起了記者的好奇,熱比婭的孫女和外孫女是甚麼樣?現在的生活狀況怎樣?一進卡哈爾家的門,先讓記者發出驚嘆的是足有50平方米的超大客廳和造型考究的中國風家具,熱比婭的孫女阿依迪達•卡哈爾正在收拾客廳的茶幾,身著黑色緊身羊毛衫、修身牛仔褲的她身材高挑。「歡迎做客!」她和表姐,也就是熱比婭的外孫女卡迪爾亞•卡依薩爾微笑著迎接記者,聲音不高,但顯得很自信。她們住在同一層樓的門對門,兩人經常一塊逛街、購物,感情很好。

今年23歲的阿依迪達對奶奶熱比婭的印象只來自電視新聞畫面和長輩的講述,「記得我上初中時候,新聞上在播她的畫面,當時我很疑惑:『怎麼會這樣?這個人是我奶奶嗎?』父母跟我們說:『她出國了,走上不好的路。』」阿依迪達告訴《環球時報》記者,起初,同學不知道她是誰,後來知道了,紛紛來打聽,「我覺得很難堪,不想跟任何人提起這些事。」「老師對我特別好,事情發生後更關心我的生活和學習,學業才沒有受到太大影嚮。」而今,阿依迪達剛從新疆大學工商管理專業畢業,起初她擔心一些公司不敢接收她,沒想到政府還幫她聯繫了幾家國企,接受完採訪,她馬上就要去面試。

熱比婭的所作所為也帶給外孫女卡迪爾亞相當負面的影嚮,「2009年發生那些事(指「7•5事件」)的時候,我正在上高一,當時很鬱悶,只能休學一年,自己在家做飯、看書。」最終,卡迪爾亞考上了南開大學,學習藥理學,現在正在新疆醫科大學讀研究生。「她(熱比婭)總說『維吾爾文化被滅絕』,但我們過節的時候也會穿傳統的艾德萊斯服飾,跳維吾爾族舞蹈,唱維吾爾族歌曲。現在我們還能學習知識,學校提供的各種優越條件、補助,都是國家支持的。」

 

漂亮的阿依迪達跟同齡女孩一樣,喜歡追劇,最近她正在看美劇《致命女人》。她還沒男朋友,雖然她的偶像是香港影星古天樂,不過她說自己的要求並不高,「只要比我高,對我好就行。」熱比婭在境外經常造謠「維吾爾人沒有自由」,在阿依迪達和卡迪爾亞這樣的年輕人看來,其實自由並不深奧,「自由就是在合法前提下,想幹啥就可以幹啥,沒人限制我們,前幾年新疆有些女人被迫穿蒙面罩袍才是不自由!所以,希望她不要再造謠,不要再打擾我們的平靜生活。」

據了解,目前新疆已連續三年沒有發生暴力恐怖案件。新疆官員表示,在新疆人民生命安全受到恐怖主義嚴重威脅時,美國置若罔聞。現在新疆社會穩定發展,美國反而出臺《2019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利用所謂涉疆問題挑撥中國民族關系、破壞新疆繁榮穩定、遏制中國發展壯大,可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媒體曾有分析指出,如果說新疆此前的問題在於反恐、宗教甚或是經濟,那麼通過打擊預防兩手抓的維穩之策使得新疆得以進入可以自稱為安全的生活環境,在宗教上打擊極端主義,推行宗教「世俗化」,宣傳民族成果,在經濟上加強招商,發展旅游的舉措之下,對中國來說,此前的新疆問題或許已不是當前最緊迫的問題。或者說這個最緊迫的問題已經不在新疆,而是在美國國會、在聯合國,在西方國家的想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