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的台湾:扛着民主反民主

23


2019年的最后一天,民进党凭借着立法院内的人数优势,在外界一片争议声中三读通过《反渗透法》。对于《反渗透法》遭民进党强渡关山,在野党自然是一片挞伐,前总统马英九质疑法条内容模糊不清,恐造成许多冤错假案,亲民党则批评立法过程罔顾程序正义、比起当年引发太阳花学运的《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可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平心而论,《反渗透法》不仅没有施行细则及主管机关,又充满模棱两可的解释空间,可能让不少人因此误触法网,不少法界教授也对此感到忧虑。然而《反渗透法》的法条内容其实并无新意,大部分的规范行为在原有法条就能处理,只是将其打包杂烩,套用上更模糊的内容与更重的刑罚。也正是如此,更凸显了蔡政府这一年来打着“守护民主”旗帜所为的荒谬操作,反而加剧了社会撕裂与民主的消亡。
自从2019年一月习近平抛出“两制台湾方案”,以及香港《逃犯条例》事件爆发之后,蔡英文政府便不断借着“民主自由”的名义进行一连串的政治操作,不仅在2019年七月初通过针对与陆方交流的《国安五法》,蔡英文还在脸书加码表示,下半年要在立法会上通过《中共代理人法》,严格规范“人民、法人、团体为中共进行危害国安的政治宣传、发表声明,参加中共所举办的会议”,最后,《中共代理人法》并未于2019年底的会期通过,而是《反渗透法》在提出草案后一个月内便仓促过关。

这大半年来,民进党诉诸许多“抗中保台”的论调,对于“捍卫主权、守护民主”看不出有何成效,台湾内部却自己起了不少波澜。台湾法务部调查局在七月以“中共透过社交媒体制造假新闻干预选举”为由,侦办了几家嘲讽政治时事的影片平台,近期又发生多起在调查局的监督指挥下,民众被以各种不同罪名约谈的事例,连台大教授苏宏达于一年前拍摄针砭政策的影片,都遭警方上门“查水表”。

只要稍微有常识都能想见,无论是政治嘲讽影片或是民众间传递的信息,其实都与陆方介入或主权安全等议题无关,而如此的政治操作若在国民党的执政下,早已被认定为“威权复辟”、“白色恐怖再现”,但在民进党的“亡国感”的要求下,许多自诩为“反威权”、对转型正义念念不忘的“觉醒青年”们却忽然不见踪影,在“抗中保台”的旗帜下,政府机关的行径不论如何荒谬,都成了不可质疑的尚方宝剑任其挥斩。
政府机关沦为政治打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台湾民众如今多将之视为正义的体现而不以为意,更甚者将所有对民进党的批评者,都当成是危害台湾主权的敌人批斗攻讦、对政府肃清政敌或消除异音的行为拍手叫好。台湾现时确已陷入此种危机,时代力量与台湾民众党等原本被认为政治光谱偏独、偏绿的政党,由于对蔡政府施政有所微词而被打成“中共同路人”;Youtuber及政治网红因不够挺绿而被指为“假台派”;不论相关修法有多荒仓促,只要提出异议就是心里有鬼,台湾彷佛回到那个“保密防谍、人人有责”的年代。

在民进党大呼“谁在害怕反渗透法”的语境下,政府带头检验起民众的“爱国忠诚度”,支持者们却丝毫不觉有异,反而帮忙做起了思想审查,一一检验身边的人、社群平台上的粉丝专页、哪家企业商号是否不够反中、不够具有“台湾价值”,一有风吹草动便群起出征、抵制谩骂,实践他们所谓的“民主保卫战”。

之前台湾曾流传过一部大陆公安闯入民宅,指控一名女子在网络上发表不当言论,需要带回派出所讯问的影片,许多台湾人看到后一边耻笑着大陆缺乏自由人权、一边恐慌的表示如果错投国民党,台湾也会沦为如此下场。其实何须投错票,现在支持者们高声呼喊“抗中保台”、“守护台湾民主”而容忍的一切,与威权时期人民所服膺的又有何异?当时的政府难道不是也告诉台湾人《惩治叛乱条例》与《国家安全法》毫无问题吗?当台湾人自认为守护民主自由的过程中,难道不是正走在一条扼杀民主自由的道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