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斥香港司法縱暴 自作自受

18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昨日發起遊行,雖遊行相較早前的暴力示威大致平靜,惟高等法院及終審法院均被暴徒投擲汽油彈縱火,其中高院更被掟至少兩個汽油彈,高院外牆及終院對開路牌均被噴上「司法已死」字句。律政司發表聲明,指縱火屬嚴重罪行,一經定罪,可被判終身監禁。


聲明指出,特區政府絕不姑息任何違法暴力行為,12月8日在終審法院和高等法院外的縱火,除擾亂社會安寧外,更對香港作為法治之都的良好聲譽造成損害。縱火屬嚴重罪行,威脅社會大眾的生命財產,一經定罪,可被判終身監禁,任何人都不應以身試法。


惟有學者指出,律政司過往對示威暴徒檢控時阻嚇力不足,法庭輕判示威暴徒自以為寬宏大量,但暴徒並不感激,反對被判刑充滿仇恨,高院及終審法院被縱火是自作自受、「自作孽」,認為律政司應反思。


據東網報導,民陣昨日下午發起遊行,至傍晚約六時,高等法院已拉閘關閉,有黑衣人疑趁亂到金鐘道朝高等法院其中一個出口投擲至少兩枚汽油彈後逃去,鐵閘底部一度火光熊熊,冒出大量濃煙。消防員在數分鐘內抵達,惟當時火勢已自行熄滅,鐵閘及地面均被燒至焦黑,現場遺下一地玻璃碎及一個完整玻璃樽,疑曾裝有易燃液體,事件中無人受傷。


黑衣人亦於高院被縱火出口外的大樓外牆以噴漆噴上「法治已死」字句,表達對法治不滿,其後再轉往高院外圍斜坡,並噴上「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沒有暴徒,只有暴政」等示威標語後逃去。


此外,終審法院正門樓梯及部分門身亦有明顯熏黑痕迹,門前有玻璃碎片,相信是汽油彈的玻璃樽。法院一帶均有紅白封鎖線,列明司法機構範圍,請勿進入及置放橫額,但部分牆身仍被貼上多張寫有訴求的橫額。終審法院路牌亦被噴上「司法已死」四字,而終審法院及司法機構字眼則被噴上交叉。


律政司昨晚發表聲明,指昨日有人在終院及高院外縱火,擾亂社會安寧,更對本港法治之都的良好聲譽造成損害,強調縱火屬嚴重罪行,威脅大眾生命財產,一經定罪可被判終身監禁,政府絕不容忍任何破壞司法機構或損害法治行為。律師會回應,法院的任務是依法公正地裁決每宗案件所涉及的法律和事實問題,為了發洩不滿而向法院投擲汽油彈及破壞其周邊設施,絕對是無法接受的行為。這些目無法紀的行為必須立即停止。如果當事人就法院初審的判決不滿,有權上訴。


警方亦發出聲明指,有暴徒向高院及終審法院外投擲汽油彈及縱火,嚴重挑戰本港法治精神,警告暴徒停止一切違法行為。有關案件已列作「縱火」案處理,並交由中區警區刑事調查隊跟進。


香港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講師陳偉強表示,律政司過往檢控示威暴徒時所用的條例阻嚇力不足,檢控效率低,被檢控及定罪的人亦不多而乏阻嚇力,而法庭輕判示威暴徒自以為寬宏大量,但暴徒並不感激,反對被判刑充滿仇恨,故今次向高院及終院縱火,反映律政司及法庭自作自受、「自作孽」。陳認為,律政司及法庭都應該作出反思,並不偏不倚、無畏無懼作出檢控及判決。


而資深大律師清洪向表示,「這些嚴重的犯罪行為是對法治的直接挑戰。這些罪犯正在恐嚇司法機構,目的是考慮到有許多被告即將受審,有可能藉此威脅司法機構作出有利於他們的裁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