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遲遲不到訪 特魯多緣何頻繁訪華

65

李克強與特魯多在2016年實現了兩國領導人一個月內的互訪

加拿大總理特魯多12月4日已經正式開始訪華,這是他2015年上臺以來第二次訪華。而加拿大前總理哈珀2006年1月贏得大選後,直到2009年12月才到訪中國,特魯多上臺後明顯展現出了不同於此前政府的做法。

特魯多(Justin Trudeau)2016年8月訪華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中國總理李克強就回訪,兩國領導人都已經實現了互訪。

而今,十九大剛剛結束,他訪華又是因為甚麼? 無論是從經濟總量還是地緣政治層面,加拿大都是一個不可忽略的存在,但中加關系不溫不火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哈珀(Stephen Joseph Harper)時期對華展現出的不友好的姿態,從激烈批評中國的人權問題到在總理府高調會見達賴喇嘛再到拒絕出席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讓中加關系更為冷淡。 哈珀從2011年起就多次邀請習近平訪問加拿大。

當年12月16日,哈珀就曾向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發出個人邀請函,希望習近平在訪美期間順訪加拿大,但習近平回信暗指時機不合適。2012年12月,哈珀致函習近平祝賀他就任中共總書記,再次邀請其早日訪問加拿大。習近平上任後多次到訪北美的美國和墨西哥,奇怪的是他都略過了加拿大。 並且,從G7中其他國家與中國的關系來看,除了因為历史問題、東海問題等遲遲不能緩解的中日關系外,中英進入「黃金時代」,中德、中法關系保持平穩發展,習近平也到訪美國和意大利。但習近平何時訪問加拿大一直沒有下文。 


特魯多在對華問題上展現出了務實態度(圖源:Reuters)

當G7中的老牌資本主義國家都在努力改善對華關系,甚至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國際重要場合見縫插針都要實現與習近平的會晤時,加拿大遲遲不能改善與中國的關系是落後的一步。特魯多上臺一年多時間打破哈珀時期的慣例和外交思路即出訪中國,如今,中共十九大後,加拿大迅速實現與北京的對接是為了彌補此前在對華問題上的短板,修複兩國冷淡的政治關系。

從加拿大所面臨的國際環境來說,這種政治關系上的修複是必要的。如果說哈珀時期不怕加中關系惡化是因為美國可以為其兜底,畢竟美加在戰略、貿易等問題上步調一致,甚至加拿大也可以成為美國圍堵中國的一個棋子。 但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上臺後,加拿大與美國之間的關系則出現了不少問題,最為明顯的就是貿易。特朗普不止一次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描述為「災難」,4月,他一度放風稱美國要完全退出該協議。盡管這一計劃因美國內閣溫和派的力勸而暫時擱置,美國仍舊在試圖重新調整該協議的內容。


加拿大與美國在貿易、移民等問題上矛盾凸顯

至於包括加拿大在內的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議(TPP)也遭到特朗普政府的撕毀,特魯多在出席亞太經合組織(APEC)領導人峰會期間擱置TPP的改良版——全面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議(CPTPP)也說明,加拿大正在慎重考量當下的貿易環境問題。

作為加拿大最大的貿易夥伴,美國出現的諸多變數都值得加拿大警惕,「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裡」,特魯多不可能不懂得其中的道理,2016年8月底加拿大終於宣布加入中國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並與歐盟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等等都是為了降低美國政府換屆帶來的消極影嚮。而中加也在9月宣布正在進行一個自貿協定的可行性研究也是其中的一步,畢竟中國是加拿大第二大貿易夥伴,特魯多今天著急訪華也是看中了北京在貿易問題上可以成為一個重要的合作夥伴。

而從加拿大國內的經濟來看,加拿大的GDP總量在2013年達到了18,000億美元,也是從這一年開始,加拿大的GDP總量一直在下降,2016年為15,000億美元。同時,加拿大GDP增速也放緩,由2013年的2.48%降至2016年的1.3%,縮水近一半。這樣的現實在逼迫特魯多採取更為務實的姿態,當美國愈發是一個不確定因素時,加拿大選擇與中國合作就不失為一個好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