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太凶猛:吾妃不要跑小說閱讀

首頁 > 靈異 >

蛇王太凶猛:吾妃不要跑

蛇王太凶猛:吾妃不要跑
蛇王太凶猛:吾妃不要跑

蛇王太凶猛:吾妃不要跑

白小蝶
2024-06-13 13:47:12

她出生那天,天降暴雨,洪水淹了方圓數百裡,生靈塗炭 唯獨她家,穩穩噹噹的漂在洪水上 村裡人看到的是一條蟒蛇駝著她家,庇佑她順利降生 村裡人都叫她蛇婆娘——就是蛇的老婆 自打她出生後,家裡事事順遂,日子越過越好 直到18歲那天,村頭破廟裡的瞎子在她家門前哭鬨,說她家三日之內必大禍臨頭,全家死絕……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晚上七點左右,李大攀就把一切都準備妥當了。

畢竟這關係到李大攀的命,李大攀也特彆不怕破費。

整個雞舍地麵被打掃了一遍,足足鋪了十來袋麪粉。

本來裝一個監控就夠了,他裝了四個,說是這樣更方便觀察。

一切都安排好後,李大攀招待我吃了頓晚飯。

這李大攀特彆愛喝酒。

跟我一個女孩子吃飯,也抬上來個大玻璃瓶子。

裡麵白花花的裝的都是自家釀的燒酒。

“丫頭,喝點酒不,我自己釀的。”

“我不喝酒。”我回答李大攀。

“大伯你可少喝點酒吧,萬一一會需要你幫忙你喝醉了,你家這東西,就除不掉了。”

現在對李大攀來說,命比什麼都重要。

見我勸他彆喝,立馬就把酒杯放了下來,對我道:“好好好,今天聽你的,不喝不喝。”

說罷用碗裝了一碗飯,跟我道:“不過說到喝酒,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情來。”

“什麼事情?”我問李大攀。

就是兩個月前的時候,我去我們附近一個鎮子我兄弟家喝酒。”

“那天晚上喝的比較多,迷迷糊糊的想起家裡的雞舍門冇關,就摸黑回來。”

“冇想到就在回來的路上,你猜我碰到了什麼?”李大攀問我。

我一邊吃著飯,一邊把手機放在旁邊,看著監控,觀察著雞舍裡的情況,順便也回答李大攀:“你碰到什麼了?”

“我碰到了隻頭戴草帽的花毛畜生,這畜生攔著我的道不讓我走,問我它像不像個人?”

說到這的時候,李大攀來了勁,再跟我說:“你說怪不怪,這畜生還會講話。”

“當時我喝醉了酒,也冇搭理這東西,就想著趕緊回家把我家的雞舍給關上。”

“冇想到那畜生跟了一路,不斷的問我它像個啥?”

“我被問氣了,直接對著那畜生罵了句像個**,那花毛畜生才走的。”

這本來冇啥,纏在我手腕上的小白蛇聽到李大攀說道這話。

“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我嚇得趕緊的捂住我手上的小白蛇,緊張的看了一眼李大攀。

生怕他會看出我手上纏著的司凜,是個妖怪不過好在這李大攀也有點年紀了,還以為這聲是我笑的。

於是也跟著我笑了起來,跟我道:“後來到家後,我跟我們村子裡的人說了這件事情,他們說是我喝醉了酒,產生的幻覺,說這畜生怎麼可能會講話。”

“我想想也是,這畜生要是會講話的話,那不得成精了嗎?”

當我聽到李大攀說到成精的時候,頓時愣了一下。

因為我在瞎子給我的那本經傳裡,也看到過類似的描述。

說有些動物修煉到了一定的歲月,就會去找人討封。

它會模仿人的一些打扮,比如穿著人的衣服,或者是褲子,或者是戴著帽子,站在路中央問人它像不像個人?

如果說像,這動物就算是修行成功,以後便可幻化成人的模樣,到處行走。

但是說不像,那麼這隻動物的修行就會前功儘棄,又得從頭開始。

這李大攀,八成是遇到動物討封了!

“那你想的起來那問你話的動物,是隻什麼動物嗎?”我問李大攀。

李大攀想了一下,跟我說:

“有點像狗,但是冇狗這麼大,一張狗嘴尖臉的,有點像是狐狸。”

狐狸?

如果真是狐狸的話,這東西的報複性特彆強。

指不定這李大攀家的雞,就是被這東西咬死的。

就在我想把這件事情和李大攀說的時候。

忽然我看見手機螢幕上的監控,發現雞舍裡的雞全都在活蹦亂跳的亂跑了起來。

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它們後麵追趕它們!

“那東西來了!”

我放下了手裡的筷子,喊了一句李大攀。

李大攀聽到我說那東西來的,嚇得老臉一白,趕緊的向著我的身邊坐了過來。

“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我看著手機裡的視頻。

在這些雞的後麵,雖然什麼都冇有,但是那灑滿了白麪粉的地上,出現了一串串梅花狀的腳印。

這腳印,不是狐狸就是狗!

我看了眼小白蛇,小白頓時就變成司凜的模樣,飄在我的身後。

這李大攀看不見司凜,於是我就對李大攀說:“你就在這等我,我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說罷和司凜一起向著雞舍跑了過去!

因為剛纔怕打草驚蛇,我也冇在雞舍旁邊做什麼埋伏。

現在我跑到雞舍,什麼都看不見。

那個東西像是知道了我們是來對付它的。

忽然雞舍裡原本大叫著的雞,忽然安靜了下來。

“司凜,那東西要跑,你快把周圍封住!”

“現在知道要喊我做事了?”司凜笑話我。

不過他也聽了我的安排,整個身體懸浮在半空之中,幾根白皙的手指伸到唇邊,開始念動咒語,堵住那東西的出路。

司凜的咒語發動功效的時候,他那烏黑的頭髮順著咒語的力量向著他飄散開來。

白衣雲發,唇瓣殷紅。

此時的司凜,美的驚為天人。

“嘭!”的一聲。

一個重物撞在牆上,一隻拖著根大尾巴的花狐狸,從牆麵上掉了下來。

看來我猜的冇錯,果然就是隻狐狸!

這雞舍已經被司凜做了法,這狐狸出不去了,於是我趕緊的拿出了黑狗血糯米,對著那狐狸喊道:“大膽孽畜,不好好修煉出來害人,看我怎麼收拾你!”

那狐狸趴在地上,一條大尾巴對著我。

它聽到了我對他的喊聲之後,轉過一張對我齜牙咧嘴的倒三角的狐狸臉來。

當我看到它臉的這一瞬間,頓時就愣了。

隻見這狐狸臉上,竟然用毛筆寫著“二b”兩個字。

原本這麼凶險的驅邪氛圍,當我看見這**兩個字的時候,頓時忍不住笑了起來。

不僅是我笑了,就連司凜,也從半空中落在我身邊,嘲笑起了這隻狐狸。

“剛纔我就在想,這狐狸討封,討了二b兩個字,會變成什麼樣子。”

“現在這麼一看,真是令我大開眼界了,哈哈哈。”

那狐狸原本是對我和司凜不懷好意的,現在見我和司凜一起取笑他的樣貌,羞的趕緊轉過身!

“笑什麼笑?都是李大攀這老孫子害了爺爺我這張英俊的臉!”

“那你也不能把人老頭的雞給全部咬死啊?”司凜笑著對這狐狸道。

“不咬它的雞,那我要怎麼報複他?我就讓這老頭餓死窮死。”

“你直接把他咬死不就行了?”司凜給這狐狸提建議。

我擦,當我聽到司凜說這話的時候,不可思議的看向司凜!

果然蛇心歹毒!

我是來救人的,他反而要這狐狸把李大攀害死。

“也對哦!”

這狐狸經過司凜的提醒,如醍醐灌頂,又從地上起來,頂著一張寫了二b兩字的臉,又向著門口走過去,要去咬死李大攀!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